当前位置:

第60章 番外·游乐园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B市入伏后, 天气一日热过一日。

    从小到大, 沈稚子都受不了太热的天气。

    气温一升高,她也跟着变得蔫儿唧唧, 吃不下东西, 饭量减少三分之二。

    靳余生很发愁。

    他每天看着她在空调底下打滚,又眼巴巴地趴在窗户前想出去玩,手指一碰到窗玻璃,立即便被暑气逼退。

    想来想去。

    他榨了半杯酸梅汁,凑过去, 摸着她的脑袋商量:“要不,我们找个避暑的地方, 去度假吧?”

    “好啊!”沈稚子原本还蔫儿唧唧的,听见这话立刻满血复活, 兴奋接过玻璃杯。

    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 果汁酸酸甜甜,冰冰凉凉, 杯子里飘着几块浮冰,叮咚作响。

    她喝了几口, 舔舔唇:“你看北极怎么样?”

    不仅够冷, 还有可爱的石油, 驯鹿, 和北极熊。

    运气好点儿, 说不定他们还能遇见圣诞老人。

    靳余生想了想, 有些心虚地挪开目光:“……换个地方。”

    “为什么!”失望。

    “夏天的北极, 没有夜。”

    “……”

    沈稚子短暂地愣了愣,痛苦地捞过抱枕,捂住耳朵。

    她大概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你不是说,”果不其然,靳余生舔舔唇,说,“不喜欢白日宣淫。”

    “……”上帝。

    她突然体会到了当年盛苒的心情。

    把脸埋在抱枕里,沈稚子一动不动,决定装死到底。

    靳余生心里好笑,替她放下水杯,手指落在她发间,一下一下地顺毛。

    大四那年为了考试,她连头发都剪短了,还特地发过照片给他看,留着短发站在飞机前,笑容明朗又利落。

    后来就这么放着长,竟然又长到这么长。

    头发重新长长的时候……

    她也回来了。

    他心下微动,想亲一亲。

    下一秒,她又猛地抬起头,眼里冒绿光:“等等,你前几天不是告诉我,徐柚送了你两张欢乐谷的门票?”

    “……”

    差点儿磕到下巴。

    “嗯。”靳余生默了默,没忍住,“可你昨天还说,这种天气进行室外活动,会死。”

    那她也不想天天在家白日宣淫……

    心理活动,沈稚子没有说出口。

    他垂眼看了她一会儿,捏捏这儿捏捏那儿,还是很想把她藏起来。

    半晌,亲亲她的额头,低声道:“周末阴天,我们周末再去。”

    然而遗憾的是,天气预报骗了他们。

    真到了周末,气温一点儿不见降低,太阳火辣辣,直逼四十度。

    沈稚子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热浪,忧愁到呕吐:“太残忍了。”

    刚一张嘴,口中塞进来一小块菠萝。

    天气炎热,烤鸭店送的果盘淹没在半盆冰块里,白烟袅袅向上,带出清浅的白汽。

    靳余生放下牙签,擦了擦手:“还去欢乐谷吗?”

    “……去。”

    她不甘心。

    难得有这么长的假期,真的好想出去玩。

    菠萝冰镇了很久,放到嘴里甜得令人发指,沈稚子一边慢吞吞地嚼,一边放任注意力四处游移。

    观察了半天,她低声说:“你看,这家烤鸭店可以表演现场片鸭肉。”

    “很多店都能。”

    会大老远跑来吃烤鸭的,大多是外地游客和外国人。

    时间一长,食物也别赋予了别样的文化特色,许多店都自带表演。

    “我是不是也能叫一个?”沈稚子舔舔唇,有些紧张,“有几个片鸭肉的师傅,也长得好好看。”

    靳余生张了张嘴,有些无力:“……你消停一会儿。”

    主食未上,两道甜品先端了上来。

    杏仁豆腐是店内招牌,口感比布丁更软,杏仁的香味渗在奶黄色的豆腐里,香气清淡而诱人。

    沈稚子低着头,勺子刮在小陶碗的内部,把第一口递给他:“给你。”

    面前突然出现一把勺,她表情认真,动作自然,靳余生微怔,心头一热。

    低头接过来。

    好吧。

    他想。

    屁大的事啊,原谅她。

    然而下一秒,厨师就推着小推车停在了两人面前。

    北方的小哥,身形高大,皮肤难得地白。脸上表情清淡,微微低着头确认桌号,睫毛在眼下打下小小的阴影。

    他低声问:“48号桌?”

    “对对对,是我。”沈稚子兴奋极了,“我叫的鸭。”

    靳余生:“……”

    小哥没有赘言,微微点头,开始片鸭肉。

    各行各业熟能生巧,他手中握着把小弯刀,下手很快,手法干净利落。须臾之间,整只烤鸭便只剩骨架,摆盘也漂亮得不像话。

    沈稚子感动极了。

    “我,我刚刚点菜的时候,问那个小姐姐,能不能让他们这儿最好看的厨师来给我片鸭肉。”她扯着靳余生的袖子,语无伦次地,想为这家店的服务爆灯,“天呐,天呐,B市这么多好看的男生,他们为什么不出道啊?”

    靳余生:“……”

    沉默了一会儿,他转移话题:“吃饭。”

    沈稚子“哦”了一声,缩回去。

    顿了一会儿,没忍住,她又做贼似的,摸摸他的手:“可是我觉得,他们都没有你好看。”

    靳余生没有动弹,看着她。

    她低着头,神情认真,嘟嘟囔囔:“B市风水养人,这里的菠萝和这里的你,都比别的地方甜。”

    靳余生凝目看她,很受触动。

    然后趁她不注意,偷偷打开评分软件。

    找到这家店。

    给了个一星差评:)

    ***

    靳余生一直都觉得,沈稚子对游乐园有种奇怪的执念。

    大学时他们一起去厦门玩,她一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找方特;再后来同路去上海旅行,她看旅行攻略时,第一个看的也是去迪士尼的路线。

    “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公主……”

    欢乐谷游人如织,小孩子们抱着巨大的棉花糖跑来跑去,阳光劈头盖脸。

    她兴冲冲地走在前面,他跟在身后,有些无奈地笑着,牵她的手:“你慢一点。”

    一个小时后,这冷静自持的四个字,变成了颤巍巍的:“你……慢……一点……”

    沈稚子收住腿,打消了第五次去坐海盗船的念头。

    手掌攀上他的背脊,她来回摸了摸,忧心忡忡,小心翼翼:“你还好吗?是不是中暑啦?”

    靳余生的表情一言难尽。

    她也就仗着天气热,仗着今天欢乐谷里的游客不算太多,仗着排队时间不长。

    恨不得长在海盗船上。

    “我给你买杯饮料吧,你坐一会儿。”

    他来不及拦,她就松鼠似的蹿了出去。

    冷饮店离长椅不远,她飞快地跑出去,又飞快地端着柠檬水跑回来。

    午后绿树成荫,耳畔落着悠长的蝉鸣。

    沈稚子折身回来时,身形颀长的青年坐在树影深处,婆娑的光影摇晃着落到他眉眼间,阳光被筛成圆形的光斑。

    他长手长脚,轮廓疏淡,一动不动地盯着某处,神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看起来安静而疏离。

    她搓搓手,想偷偷凑过去,还没靠近,就被他发现了。

    目光相撞,她眨眨眼:“你在看什么?”

    “……对不起,我可能真的有点中暑。”他回过神,答非所问,有些懊恼地接过她手中的冷饮,“谢谢你。”

    沈稚子在他身旁坐下来,哗啦啦地晃杯子里的冰。

    半晌,声音有点儿闷:“不要说对不起。”

    “啊……”他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好。”

    过了一会儿,见她还是不动弹。

    忍不住问:“不去玩吗?”

    “游乐园哪有你好玩……”沈稚子蹭来蹭去,小声逼逼。

    他捏捏她的手,正要开口,两个小朋友从树林里一路蹿出来。

    五六岁的小孩子,白得像两个小雪团,拿着水枪互相玩闹,一边笑一边跑。

    她眉梢微动,恍然大悟:“原来你刚刚在看这个。”

    靳余生低低“嗯”了一声,不否认。

    沈稚子犹豫了一下,舔舔唇,小心翼翼地问:“我们以后……也会有?”

    话说完,她又有点儿后悔。

    ……会不会显得她很饥渴。

    “会。”

    她脱口而出:“什么时候?”

    靳余生:“……”

    沈稚子想跳起来给自己一耳光。

    她在说什么!

    可他也只是顿了一下,就低下声,不厌其烦:“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后……”

    沈稚子:“……”

    行了行了,她看出来了,他是真的很不想要孩子。

    一口气上不来,她转过去不再看他,呼噜噜地吸杯子里的饮料,像一只气闷的猫。

    靳余生舌尖抵住上颚,有些好笑。

    “我只是觉得,”他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太早了。”

    他的小公主,明明也还是个小朋友。

    不过……

    下一秒,他说:“我们回去之后,把证领了吧。”

    石破天惊,沈稚子一口柠檬水差点喷出来。

    她愣了一下,涨红着脸,睁圆眼:“你连婚都没有求,就想骗我嫁给你!休想!”

    靳余生没有说话,目光向下,落到她的手上。

    她正捧着饮料杯,十指白皙,指尖还滚着杯缘落下来的水珠,软软的,带着些潮气。

    鬼使神差,他想起大学那一次,她偷偷做美甲,在小指上画了一朵低调又不起眼的小白花,得意洋洋地发照片给他,说自己肯定不会被发现。

    结果第二天就被老师看到了,然后毫不意外地挨了一顿骂。

    之后她还真的,再也没动过她的指甲。

    靳余生有些出神。

    画展之后,他一直在想这些事。

    他总觉得,自己跟她分开太久了。

    可是回过头想一想,她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一直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从遥远的少年时代,到他真正地成年。她和他的人生一直缠绕在一起,像两棵树纠葛在地下的根系,支撑着彼此未来风雨同舟的几十年。

    靳余生没有忍住,捉住她的手,放在唇畔亲了亲。

    于是沈稚子再一次,毫不意外地心软了。

    “……不求也可以。”

    她开始考虑。

    要不,她向他求个婚算了。

    反正她也只是想体验一把求婚的感觉。

    谁求不都一样。

    “我们去北极吧。”他望着她,突然开了口。

    绿意摇晃,蝉鸣悠长,他的目光安静而认真:“我想去世界尽头,向你求婚。”

    “……你是不是口误,把北京说成了北极。”

    “没有。”

    微顿,他又有些局促:“其实我……准备过一次求婚,大四的时候。”

    “只不过,没求成。”

    沈稚子倏地睁大眼,满脸不可思议:“我靠!这么大的事?!你就一个人藏着!”

    难怪现在不管她怎么暗示,他都无动于衷。

    她把所有招数都试了一遍,就差没有掐着他的脖子,求他跪下了。

    好想跳起来打他。

    靳余生摸摸鼻子,有些心虚:“嗯,后来想想,觉得的确太草率了,应该从长计议。”

    沈稚子欲言又止,忍来忍去,忍不住:“不用从长计议的……”

    他随口说一句,能不能嫁给我。

    她都可以四舍五入成,他求了一个婚。

    “不一样的。”他敛眸看她,轻声道,“我好像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这些话……总是找不到时机。”

    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在告白。

    她太清楚症结所在,想方设法帮他解决问题。

    可他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地表达过自己。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很多事情,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声音很轻,“这么多年,也没有认真地告过白。”

    蝉鸣一声声落在耳畔。

    有风吹过,高大的国槐开始落花,小小的一团团,绿意盎然。

    “可是其实,我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他微微屏气,声音很低,虔诚而认真。

    “我现在不想要小朋友。”

    槐花落到眼前,沈稚子屏住呼吸。

    望着他,不敢眨眼。

    “我现在……只想认真地喜欢你。”

    小王子告别飞行员,回到自己的星球,那是童话结局。

    在他的故事里,小王子与狐狸互相驯服,互为羁绊,他为它留在人间,再也没有回B612星球。

    她是他的狐狸,也是他独一无二的玫瑰。

    她是人间天堂。

    盛夏漫长而宁静,人群喧闹的声音远远的,像被隔在另一个世界。

    他的目光太过专注,又太过安静。

    沈稚子望着望着,眼眶突然开始发热。

    “哪有你这样……”

    突然想到什么,她慌张地睁大眼,“你,你是不是觉得,一次性把这些话说完,以后就再也不用说了?”

    “你,你透支了后半辈子的情话?”她揪住他的袖子,急得快要哭起来,“那我,我以后是不是再也听不到这种话了?”

    她真的在好认真地慌张。

    靳余生心情复杂,哭笑不得,亲亲她的眼角。

    顿了一会儿,温柔地道:“没有,还有好多。”

    “你想听的话,我可以说上八十年。”

    沈稚子愣愣的,还是觉得很幻灭。

    她不敢置信到语无伦次:“我……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我……我一辈子都听不到这些话。”

    “……”

    靳余生的舌尖迟疑地抵住上颚。

    他又开始怀疑,他在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是魔鬼吗。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游乐园。”沈稚子眼巴巴看着他,眼里蒙着层水雾,“那时候觉得,就算有天大的不开心,在游乐园里玩一圈,也就能开心起来了。”

    靳余生轻轻“嗯”了一声。

    “可是后来,我发现,其实不用去游乐园,看着你也能很开心。”她揉揉鼻子,“你比游乐园神奇多了,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看到你,就会想笑。”

    靳余生微怔,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那到底是什么心情呢。

    也许是……

    虽然说不出理由,但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实在太开心了。

    比全世界的游乐园,唐老鸭和米老鼠加起来——都要开心。

    “我想这辈子,都能这样开心。”

    夏风熏热,枝头的槐花一朵一朵地落。

    他徐徐笑开,声音落到耳边,低而沉稳。

    “我的荣幸,靳夫人。”

    十六岁的沈稚子张扬明媚,除了学习成绩,就只对好看的东西感兴趣。她在某个春日午后提着水桶跑过走廊,与时光里一个神奇的节点相撞,遇见命中注定的余生。

    在她晕乎乎地想着“他真好看,好想据为己有”的那几秒里,四目相对的瞬间,少年默不作声,也在心里闪过那样的念头——

    她应该是他的公主。

    他想做她一生的游乐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