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3章 这么多年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染红天边,赤色的光柱在光洁的地板上游移。

    空调嗡嗡响, 向外喷吐凉气。

    阮南星语速飞快。

    “飞机出故障的时候, 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把机长拉回来。”沈稚子挠挠脸,有些窘, “不过……呃,我失败了, 我手太短,够不着他。”

    好在他的双腿被座位卡住, 没有整个人都飞出去。

    “再之后呢?”阮南星飞快地眨眨眼, 好像很期待, “那么紧急的情况, 电光火石一瞬间, 你脑子里就没有闪过什么特别强烈的念头吗?比如很想再见一见恋人,或者家人?”

    “……你看太多言情小说了。”她戳穿她, “正常人脑子里最强烈的想法,肯定是拉平飞机,不要英年早逝。”

    当然了, 对她来说,其次的想法就是……

    她舔舔唇。

    疯狂地想亲靳余生。

    阮南星语速很快,拿出速战速决的架势。

    可她问得再快,也没有靳余生回来得快。

    收起手机推门进屋,他一看到阮南星, 眉头就不自觉地皱起来。

    屋子里冷气很足, 沈稚子背对着他, 与她面对面,姿势安静又乖巧。

    心里不受控制地涌起烦躁,靳余生言简意赅:“出去。”

    “靳……”

    他沉声:“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阮南星怂唧唧,低低应了一声“哦”。

    跟他打过几次交道,她也差不多摸清了他的狗脾气。

    能说一个字决不说两个,能拒绝的事决不答应。

    只有谈到他的女朋友时,话才会稍微变多一点儿。

    妻奴。

    她在心里骂。

    靳余生的眼神很凉,如锋芒在背。阮南星小声跟沈稚子道别:“谢谢你,再见啦,仙女姐姐。”

    说完,脚底抹油飞快溜走。

    靳余生没有看她,径自走过去。

    放低声音:“医生刚刚跟我说,叫你去做检查。”

    说着,他躬下.身,手从她手臂下绕过。

    他身上带着一股外面的热气,沈稚子有些抗拒:“我可以自己走……”

    话没说完,身体一轻,还是被他抱起来。

    他抱着她穿过走廊,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

    沈稚子有气无力:“你不嫌热吗?”

    靳余生不说话,唇崩成一条线。

    “你又在生什么邪气?”她哭笑不得,伸出手指戳他胸口,“你真的是个小公主……”

    “阮南星应该跟你说过,我拒绝了她的采访。”

    声音不见怒气,只是凉。

    他也不太能说清楚为什么,劫后余生,仿佛被点燃了某个一直以来他都不敢碰的点。

    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变得非常难以忍受。

    “是啊你拒绝了那然后呢?我把她打一顿赶出去吗?”沈稚子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你放开我,真的好热。”

    靳余生闻言,还真的把她放了下来。

    可他跟着她进诊室,亦步亦趋,黏得像块化开的糖。

    医生见怪不怪,坐在旁边捂着脸笑:“她受的伤应该不严重,小伙子你不用这么慌张的。”

    沈稚子回头看他一眼:“……”

    随便吧。

    肉眼可见的伤口都是皮肉伤,医生简单开了药。除此之外,她还需要做全身体检。

    等待CT的时间里,沈稚子才想起来,她的手机还在靳余生那儿。

    先前在机场,他自称家属,拿走了她所有的财物。

    “那个,我的手机是不是还在你包里?”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她身边,宛如一尊漂亮的雕塑。沈稚子舔舔唇,摸摸他,“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

    “手机也散热。”他没有动,眼神凉凉地扫过来,“你不嫌热?”

    “……”

    走廊上没有空调,沈稚子是真的热蔫儿了,被他堵得无话可说。她一言不发地按住他,探身去拿放在另一边座位上的包。

    她压到他身上,距离隔得太近,靳余生的身体微妙地绷紧了一下。

    沈稚子没有察觉到。

    在机场接到她时,他第一时间就给沈家父母发了消息报平安,所以她并不担心爸妈。可一打开手机,仍然看到二十多个未接来电。

    来自盛苒。

    她吓了一跳,赶紧打回去。

    忙音只响了三声,盛苒飞快接起来,声音里几乎带着哭腔:“谢天谢地,你总算接电话了,你没事吧?”

    沈稚子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没事。”

    怕她不信,又主动解释:“受伤严重的是我们机长,他的身体堵住了风,我没受到太严重的物理攻击。”

    “那就好那就好。”盛苒在电话那头感恩诸神。

    沈稚子想了想:“你还在B市吗?过几天,出来见一面好不好?”

    “我明天就要去台北了,今天是我在B市的最后一晚。”盛苒微顿,吸一口气,“稚子,我们现在见一面吧。”

    ***

    算起来,沈稚子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盛苒。

    高中毕业后,同学聚会一年一次,大多数时候分隔两地,人也从来无法完全到齐。

    只有见到故友,才发觉时光飞快地流走。

    沈稚子坐下来抱抱她,眼眶发热:“为什么突然要去台北?留在B市读研不好吗?”

    “有个交换生项目。”盛苒习惯性地帮她点苏打水,为自己点了一杯酒,“我正好也想换个地方住一阵子。”

    “因为沈湛?”

    “……不是。”

    沈稚子的印象里,这些年,沈湛和盛苒一直分分合合。

    两个人似乎在高三时就复合了,沈湛大学出国之后,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忽远忽近。

    盛苒轻描淡写:“我们很早就分手了。”

    “什么时候?”沈稚子微怔。

    “大三或者大四?……不记得了。”她挠挠头,像是有些懊恼,“异地恋本来就很容易分手,我跟他一直这么拉拉扯扯,还是分了比较痛快。”

    沈稚子闻言,猛地抬头盯住她。

    睁大眼,脸色发白。

    盛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摸摸她:“我不是在说你,你不要慌。”

    酒吧里灯光摇晃,光线暧昧,背景乐却安静舒缓。

    盛苒一只手撑住额头,微卷的长发从肩后落下来,灯光照在脸上,显出异样的颓靡。

    她沉默一阵,若有所思:“其实,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

    “嗯?”

    “这么多年,你和靳余生,做过吗?”

    “……”

    沈稚子移开视线,心虚地摸摸鼻子。半晌,小小声地道:“也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