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2章 在他怀里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她就这么一路瞎想, 像是凭着求生的本能,也像是借着冥冥之中的好运。

    奇迹般地活着着陆在B市机场。

    飞机停稳,轮子没有爆胎,也没有冲出跑道,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

    空乘站在她身后,良久,发出劫后余生的赞叹声。

    阳光苍白地打下来, 沈稚子在原地坐了一会儿, 等医护人员把半挂在机舱外的、早已陷入昏迷的机长抬走, 才神思恍惚地走出驾驶室。

    劫后重生,踏在地上的感觉都很不真实。她膝盖发软, 很想跪下向天磕三个响头。

    往前走了没两步, 余光里一个黑影从救护车旁大跨步走过来, 手用力一捞, 一把就将她按进怀中。

    男性的气息铺天盖地,他抱得极其用力, 几乎是咬牙切齿:“沈稚子。”

    声音低得吓人, 混杂着担忧,害怕,甚至是浓烈与疯狂。

    她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想安慰他一下, 手悬到半空, 身体一塌, 又无力地落回去。

    她深陷在他的怀抱里, 彻底失去了意识。

    须臾,在救护车上重新醒过来。

    窗外阳光明亮,光线透过晃动的窗帘,映照到眼睛上。

    沈稚子醒过来时,下意识地眯着眼想抬手挡,可稍稍一动手臂,就发觉自己整个人都被他圈在怀里,绑定得死死的,宛如一个无解的人形锁。

    她挣脱不开,待脑子稍微清醒点儿了,小心翼翼地舔舔唇:“我没想去哪,只是有点渴,想喝水。”

    靳余生不说话,面无表情地抬起眼,手中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

    旁边待命的医护人员会意,主动帮忙倒了杯水。

    他腾出一只手,接住纸杯,放到她嘴边:“张嘴。”

    沈稚子大惊失色。

    她赶紧低头确认了一下,自己有没有断手断脚,或者瘫痪。

    如果她没有残疾,他为什么连杯水都要喂!

    不过好在……

    动动手,动动腿,都还是有感知的。

    她在心里泪流满面,理所当然地提议:“我自己来。”

    靳余生面无表情,伸长手臂,啪地一声将纸杯放回小桌上。

    他动作很大,几滴水珠泼洒到杯子外面。

    沈稚子一个激灵:“……行吧,你来。”

    像只瑟缩的小动物,浑身的毛都跟着抖了抖。

    靳余生一言不发,将纸杯拿回来,垂下眼,轻而缓地凑近她。

    沈稚子乖顺地低下头,吻住杯沿。

    他喂得很慢也很专心,她一松开嘴,他就立刻放低水杯,生怕水渍洒出来,弄湿她的衣服。

    他一如既往体贴入微,可沈稚子抖抖睫毛,还是委屈:“我们很久不见了。”

    “……”

    “但是面对久别重逢的女朋友,你一点儿都不温柔,还凶我。”电视剧里面,劫后余生不应该玩儿命拥吻吗?怎么到了她这里,连亲亲抱抱都没有?“你不仅吓唬我,还控制我的人身自由,连水都不给我喝。”

    她说得很认真。

    靳余生也承认那是事实。

    因为他快疯了。

    顿了顿,他压低声音,喉头发涩:“高三的时候,我们做过一个约定。”

    “……哪个?”

    情侣们恋爱中做过的约定,宛如天上的星星。

    不给点儿暗示,她怎么可能猜得到。

    “我允许你报考飞行,”他沉声,“唯一的底线是,不能受伤。”

    沈稚子恍然大悟:“哦……这个。”

    她十六岁的时候就觉得,他无理取闹。

    天上会发生什么,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但她天真地以为,自己有生之年不会玩儿脱。

    何况正在热恋,谁嘴里没两句鬼话。所以当年随口一扯,就答应下来了。

    但是……

    她狡辩:“我没有受伤呀。”

    受伤严重的是机长,高空两万英尺,零下十九度,他半个身体悬挂在外,面临着严重的缺氧和冻伤。

    可沈稚子很走运,她被牢牢固定在座位上,从始至终坐在驾驶舱内,身上最厉害的伤,也只是脸和手臂上的擦伤。

    靳余生一言不发,垂眼看她,唇崩成一条线。阳光从背后落下来,勾勒出青年流畅的下巴线条。

    一段时间不见,他好像更白了。远离了学生时代,气场变得更冷,有股无言的威严。

    沈稚子没忍住,抬头亲亲他的喉结。

    靳余生触电一样,全身绷紧。

    “我好想亲你。”沈稚子小小声,“在飞机上时就想,要是等我下去了,我一定要好好地亲……唔。”

    他吻住她。

    他嘴唇很热,带着无法压抑的浓烈,深情而用力,毫无章法。

    几近贪婪地感知她的气息,也无声地加强一种认知。

    ——她还在他的世界里。

    ——在他怀里。

    ***

    下了车,靳余生一路抱着她进医院。

    飞机备降不是大事,但挡风玻璃碎裂,就成了一场飞行事故。

    媒体们闻风而动,迅速聚集到医院门口,长.枪.短.炮不一而足,救护车一停稳,就立即蜂拥上来。

    靳余生皱了皱眉头,将沈稚子的脸转个方向,按进自己的胸口。

    沈稚子陷进一股清爽的薄荷味:“……你不要掩耳盗铃,我还穿着制服。”

    是个人都能认出,她是MK航空公司那架失事飞机的副驾。

    何况机长现在神志不清,那所有的问题就理所当然地,会集中向她。

    靳余生皱皱眉头,挡着她的脸走下车,大步穿过人流。

    一堆记者和医护人员跟在后面追着他跑。

    沈稚子窝在他怀里,小声偷笑:“明天标题党们就会危言耸听地登:‘震惊!MK航空迫降,竟是因为副驾在飞机上跟男朋友做那事!’”

    靳余生梗了一下,加快步伐:“……你闭嘴。”

    他抱她上楼。

    除了沈稚子和昏迷的机长,有几位客人在客舱内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撞伤,连上整个机组,都要做全身检查。

    本来就拥挤的医院,一瞬间变得更加拥挤。

    等待检查的时间里,靳余生竟然还神通广大地帮她申请到一间单人病房,沈稚子惊奇极了:“你怎么办到的?”

    他避而不答,把她放到床上,揉脑袋:“你先睡一会儿。”

    “可我不想在这儿睡。”沈稚子拍拍床,嫌硬,“我想去你的公寓,睡你的床。”

    靳余生有些为难,不太放心。

    她现在看起来的确生龙活虎,可高空的冲击很大,谁也说不清,会不会对身体机能产生隐患的副作用。

    他哄她:“你先在医院住两天。”

    “可是住院很没有意思啊,而且我真的没受什么伤!”沈稚子是真心嫌烦。

    她现在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到,如果她住在医院,肯定每天要面对一波又一波的领导慰问和采访邀约。

    而且……

    “为什么百般阻挠,不想让我住你家?”

    “我……”靳余生刚要开口解释,手机突然震起来。

    他安抚地摸摸她,“乖乖等我两分钟,我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沈稚子郁郁寡欢地点点头。

    结果他前脚出门,后脚就有一个矮个子,偷偷摸摸打开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沈稚子眼皮一动,转眼看过去。

    是个年轻小姑娘,唇红齿白,脖子里挂着工作证,穿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马尾高高扎起,利落又干净。

    “不好意思,打扰啦。”小姑娘走进病房,先规规矩矩地给她鞠了个躬,“我是新娱传媒的实习记者,叫阮南星。”

    “很抱歉以这种方式偷偷溜进来,因为我之前给靳老师发消息,问能不能采访您,被他拒绝了。所以只好趁他出门时……偷跑过来。”她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不知道能不能短暂地耽误您一小会儿,做个采访?”

    沈稚子捕捉到一个词:“靳老师?”

    “啊,是这样。”阮南星笑着解释,“先前那档文物修复的综艺走红之后,我做靳余生的稿子,就采访了他。”

    沈稚子踌躇着,心里头有点儿别扭。

    他不是不喜欢记者,也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么。

    ***

    白术费尽口舌,最终也没说动靳余生。

    他很抱歉:“我尽力了,他就像一个无限循环的拒绝副本。”

    傅千霜勉强地笑笑:“没事,他那个人,嘴硬心软。”

    这话说得很巧妙,仿佛她比日日跟靳余生朝夕相处的白术还要了解他,彰显大度之余,又想再等等。

    徐柚忍无可忍:“你别等了,靳余生不可能来的,他要来了,才不正常。”

    与席间这些小师弟小师妹不同,徐柚跟靳余生同级。

    她比白术和傅千霜更靠近靳余生,可两个人做了四年多同学,她从没见他多看过哪个女生一眼。

    搞不懂这些小姑娘。

    一天到晚,到底都对靳余生抱有什么奇怪的期待。

    “所以赶紧吃饭吧。”徐柚劝她,“别等他了。”

    不然得等到下辈子。

    “师姐,”傅千霜有点灰心,“靳师兄到底喜欢什么呀?”

    为什么不管她怎么做,对方都无动于衷。

    徐柚不假思索:“喜欢他女朋友。”

    “……”

    白术筷子都吓掉了:“他有女朋友?他哪来的女朋友?!”

    他的女朋友,不是那堆价值连城的古董字画吗?

    徐柚更纳闷:“你师兄当年差点儿连婚都求了,你不知道?”

    “我靠,我连他女朋友的面都没见过好吗!”白术炸了,“我一直以为他女朋友是他幻想出来的!”

    “……妈的,我忘了。”经他这么一说,徐柚突然意识到,“她女朋友大三就离校了,那时候,你们都还没入学呢。”

    他们之间差着两级,沈稚子大三离开的时候,白术和傅千霜都还没入校。

    席间沉默几秒,有人起了兴趣,小声问:“靳师兄的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是个……”徐柚搜索枯肠,竟然找不到形容词,“挺可爱,也挺聪明的……小机灵鬼?”

    她跟那个女生接触不多,寥寥几次,只记得对方张扬又明朗。要让她形容,她能想到冰川上的阳光、夏天的溪水、寒夜的星星,却想不到确切的形容词。

    好像没什么俗气的标签,能往那个人身上贴。

    “那,”傅千霜表情不太好看,“他女朋友现在在哪?”

    “我也不知道。”徐柚努力回忆,“她女朋友读的是飞行员班,我只记得,靳余生大四快毕业的时候,她还特地回了一趟P大,给他过生日。”

    就是那一次,靳余生准备好了戒指,打算求婚。

    “可是,”白术好奇,“靳师兄现在不戴戒指啊。”

    “嗯,因为他女朋友第二天就走了。”徐柚云淡风轻,“他求婚时,她没有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