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章 她会夸我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后来呢?”

    午后的阳光晒得视线内发白, 落地窗外人流如蚁, 咖啡馆内,机器慢吞吞地磨咖啡豆,背景放着首低回的歌。

    阮南星听得有些入神。

    她放下采访大纲, 望着眼前清俊的男人, 身体微微前倾,脸上浮现出好奇。

    “后来……”他的手放在桌面上, 露出腕表的一角, 像是思考了一下, 才道, “她真的去当了飞行员。”

    “可, B市没有飞行学院啊。”阮南星有些意外, “难道这些年, 你们一直异地?”

    “确切地说,是从大三开始。”他纠正, 声音低而沉,“她读飞行员班,前两年理论课, 跟我同校。”

    后来她回了飞行学院,而后是漫长的证件考试和航线飞行……

    那才叫遥遥无期。

    阮南星恍然大悟。

    她想了想,偷偷在备忘里添加一笔:女朋友也是学霸。

    “所以,你们两个现在的状态是……”她斟酌一下, 没忍住, “一个上天, 一个入地?”

    “……”

    靳余生陷入沉默,神情十分微妙。

    好像被说到了什么非常不想提的事。

    半晌,有些挫败:“……是的。”

    他不想承认,然而这是事实。

    他们现在的距离,非常非常遥远。

    阮南星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种类似语塞的表情。

    她乐坏了。

    入夏之后,借着一档综艺,文物修复在国内爆红。节目里播放了一个几分钟的小纪录片,莫名其妙地带红了这个镜头只有十几秒的小哥哥。

    明明他连句台词都没有,在纪录片里也只是露了下巴和手,面庞一闪而过,却还是被眼尖的妹子们截图,疯狂地打了很久的call。

    果然,好看的脸,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关注点啊……

    阮南星在心里感叹。

    何况,他也并不是只有脸。高学历和漂亮的家世,哪个标签都很招人。

    “不管怎么说,”预约时间已经超过了半个多小时,阮南星多多少少有些歉意,打算结束采访,“今天真的非常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配合我做采访。”

    这话说得官方又客套,小姑娘双掌合十,两眼弯成桥,笑起来时梨涡浮现,竟然也很讨喜。

    靳余生却没什么反应,示意般地点了点头。

    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心思不知道落在哪里。

    “但是,走之前……”阮南星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甘心。

    起身起到一一半,她又坐回来:“我还想再问您一个问题——你们都谈这么多年恋爱了,您喜欢她什么呀?”

    靳余生微微抿唇,抬头望过来。

    他的目光向来很凉,带着种拒人千里的意味,像探究,又好像能看穿人心。

    “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阮南星以为他误会了,赶紧摆手,又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没谈过恋爱,所以很想借着这个机会问问,什么样的女生讨男孩子喜欢。”

    在她看来,能谈恋爱超过三年,都是超级了不起的事。

    何况这一对,还他妈异地。

    她真的非常好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生。

    是神仙吧。

    靳余生沉默着,手指无声地在桌上敲,竟然真的帮她想了想。

    他觉得,自己好像比过去有耐心了很多。

    “但这是个概率问题。”他思考一阵,提醒她,“不见得会遇见类似的人。”

    阮南星理直气壮:“算概率之前,我要先收集样本啊。”

    好吧。

    靳余生于是直说:“因为她夸我的声音,很好听。”

    这个理由有点儿怪,阮南星忍不住皱皱眉。

    她以为他会说,因为她可爱,或者漂亮,甚至是脑子聪明。

    “夸你?……比如呢?”

    他沉默一阵,看向她。

    声音低沉,一字一顿,意味深长:

    “比如,在床上。”

    ***

    离开咖啡馆,靳余生开车回工作室。

    B市的夏天很热,蝉鸣聒噪一声高过一声。驶过洋槐的树荫,纷纷扬扬的青白色小花随着风落下来,于无声处,像一场巨大的雪。

    光影摇晃,他被阮南星追着问了一上午,脑子不太清醒。眼下不受控制地,感到有些恍惚。

    这是本科毕业第二年。

    这一年他留在B市读研,成了半个古书画修复师。而沈稚子专心致志地考证上天,留在了民航。

    其实自大三之后,两个人就聚少离多。所以算起来……

    手指扣在方向盘上,他有些出神地想。

    应该有半年没见过了。

    上一次还是去年过年……在明里市,他们向沈爸爸和沈妈妈摊牌。晚饭后,他被沈爸爸留下来进行深夜谈话,沈稚子趴在门口偷听。

    ……那好像也是很遥远的事了。

    如果不是阮南星借着采访的名义问起,他甚至不敢去算。

    他们已经这么久没见过面。

    拔.出钥匙,靳余生将车停在门口。

    工作室闹中取静,被簇拥在一树一树的槐花里,绿意缠绕,亭台水榭,偶尔会让他想起很久之前,周有恒的家。

    那时候推开门,会有唇红齿白的少女扑上来。

    满脸兴奋地问他——

    “师兄,你回来啦?”

    明亮的光线透过天井落下来,他短暂地晃了晃神。

    树影婆娑,他愣了一阵,才看清站在院子里,那个眼睛明亮、穿着简单白T的矮个子少年。

    “……”

    靳余生说不清为什么,心头陡然涌起一阵失望。

    潮水一般,无情地将他包围。

    “师兄你可算回来了,你去了好久,我以为你要跟那个记者聊到地老天荒呢。”白术毫无所觉,甜甜蜜蜜地迎上来,“你今天下午就不出门了吧?我刚刚又把他们昨天送来的那副画看了一遍,我想我们可以从今天下午先开始做……”

    白术低他两届,晚几年进工作室,大学与他同校,论辈分也能叫他一声师兄。

    小师弟心思格外活络,嘴巴又甜,身上带着股小动物的机灵劲儿。工作室里的人都喜欢他,靳余生也不例外。

    只是现在的情境下,他邪火未消,不太想搭理。

    顿了顿,舌尖抵住上颚:“明天。”

    白术微怔:“今天下午不行吗?你还有事?”

    “嗯。”

    “……”

    白术沉默了一会儿,可怜巴巴地放开他的胳膊。

    声音小小地道:“那行……行吧。”

    反正他也没办法,又求不动他。

    从他认识这位师兄的第一天起,他就怀疑,他是一个活死人。

    白术长得奶,从小到大被人夸萌,小时候想吃什么、玩什么,卖个萌就能拥有全世界。

    原以为能以萌治国一生一世,没想到刚刚毕业,就在靳余生这儿碰了铁板,管他说什么求什么,到了师兄这儿,就三个字——

    “哦,嗯,是。”

    惜字如金,咳珠唾玉,丝毫不为他所动。

    偏偏他这位常年没有表情的师兄,一直以来成绩优异,业务能力还强得令人叹为观止,他又打心眼儿里佩服。

    ……不敢正面刚。

    白术丧丧的,打算回屋。

    往前走两步,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师兄,今天晚上傅千霜的生日宴会,你去不去?”

    靳余生正拿着手机低头打字,顿了顿,没忍住:“……那是谁。”

    他为什么要去参加一个陌生人的生日宴会。

    白术:“……”

    沉默三秒后,他不可思议地尖叫:“追了你一年多的那师妹啊……!跟我同一届的,白白净净的那妹子,你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哦。”

    其实他没有印象。

    但他懒得说话。

    所以他重新低下头,简明扼要:“不。”

    心塞的白术:“……行吧。”

    走到门口,又停住:“过几天,千霜有个毕业的饭局,几个老师也要来,你最好还是去一趟。我到时候会提醒你的,你记得提前把日程空出来。”

    “……”

    靳余生不说话。

    似乎打算装作没听见。

    “师兄。”白术求他。

    半晌。

    “嗯。”靳余生发出个不轻不重的鼻音。

    总算得到一个非否定的答案,白术感动得快哭了,觉得自己还能再救救他:“但是……真不是我说你,师兄,你真的应该走出门,多看看外面的风景,多去跟那些可爱的漂亮的女孩子们打打交道,而不是一直拿着你那个手机……手机是吃人的黑洞!不会送你女朋友的!不会的!”

    不知道靳余生看到了什么,他话音刚落,他突然勾起唇角,笑起来。

    笑容轻而浅,像春风拂开第一树柳枝,十里冰川的积雪次第笑容,露出好看的面庞。

    白术看呆了。

    这青天白日,他师兄……别是被鬼附身了吧。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靳余生凑近手机,发了一段语音:“对,你说什么都对。我就是禽兽,斯文败类,表里不一,满脑子下流的事。”

    声音温和,带着点儿前所未有的笑意。

    “但如果你航班到了B市,敢不来找我……”

    他笑得春风拂面,语气却非常认真:“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白术站在原地,愣了半天。

    浑身僵硬,同手同脚地转身进屋。

    ——肯定是被鬼附身了,肯定是!

    ***

    靳余生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沈稚子的航班下午经过B市,有四个多小时中转时间。

    他计划去见她一面。

    这个时间,来得及做很多事。

    下午光线明亮,机场大厅人来人往,不同肤色的人拎着行李箱,在人流间穿梭。

    他拿着手机翻聊天记录,一边看一边等。

    时间定格在三小时前,他被阮南星的问题难倒了,整个人郁郁寡欢:[沈稚子,你再不来,我就老了。]

    她回得很快:[你别急呀,我这几天生病了。]

    [……感冒了吗?有没有吃药?]

    [不是……我怀疑我患上了手机焦虑症。]

    [……]

    她很正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机里有你。]

    [……]

    [靳余生症候群。]

    他乐坏了,三杯两盏,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就开始用语言开车。

    靳余生用手指扒拉屏幕,没有忍住,眼底又浮起笑意。

    心情愉悦得像是藏着一只云雀。

    他微微抬眼,目光从大厅掠过,不经意瞥过挂钟。

    愣了一下,低下头,确认手机时间。

    距离沈稚子所说的降落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

    而以往她一下飞机,就会立刻发消息在家里的群众中报平安。

    他情不自禁,皱了一下眉头。

    也许航班延误了……

    指骨抵住下巴,靳余生努力说服自己,不要瞎想。

    下一秒,手机一震。

    他微微舒口气,刚想放松心情。

    低下头,跳出来的却是阮南星的消息:

    [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啦靳老师!]

    [刚刚我的报业同行跟我说,有架飞机自动化设备失灵,备降在了B市机场。我注意到,您女朋友也在那家公司!]

    [所以我就想,我……我能恬不知耻地联系她,要点儿一手消息吗 TUT]

    靳余生愣了愣,脸色慢慢变白。

    他咬住牙,克制着打字:[航班号。]

    阮南星飞快地回过来一串数字。

    靳余生握着手机,陷入沉默。

    许久,眼眶开始发红。

    ——沈稚子在飞机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