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章 最撩的事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教室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角落。

    沈稚子脑子转不过弯:“马上要上课了, 你回家干什么?”

    “拿张卷子。”他声音清淡。

    几秒钟的时间,其他人恢复意识, 教室里的空气重新开始流动。

    碎碎念更加激烈:

    “卧槽……卧槽!所以跟沈稚子同居的人竟然是靳余生吗!”

    “气得咬手帕!早知道我也主动点儿了, 她拱走了我们年级最大的白菜!”

    “你放屁,明明沈仙女比较可惜好吗!靳余生有什么好的啊!不敌我五分之一的帅气!”

    ……

    沈稚子毫无所觉。

    她很早就修炼出了这种技能,面对靳余生的时候,能自动屏蔽全世界的声音。

    “是我昨晚借走的那张物理二模卷吗?”她很认真,不想让他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而缺课,“我带来了,就是昨晚睡得太晚……有点恍惚,忘了夹在了哪本书里。你这节课要用吗?要的话, 我给你找找。”

    无形装逼最致命, 话音落地, 又是一把八十米大刀。

    有女生捂住胸口,做中箭倒地状。

    这个信息量, 也太让人窒息了。

    靳余生:“嗯。”

    宣纸上墨痕半干,沈稚子说着, 就要去翻背包里的书。

    “你等会儿再找, ”班长急了, “先把这字给我写完, 就差一笔了你看……”

    靳余生眼神轻飘飘地扫过来。

    班长:“……”

    他咽咽嗓子,突然有些虚:“你, 你先找卷子, 我不急。”

    沈稚子躬身找书, 班长怕她不小心碰倒砚台,将墨水提起来拿远。

    宣纸一抬,一张皱巴巴的纸条被带着,飘落到地上。

    沈稚子愣了一下,脸瞬间变白。

    她连忙想捡,胳膊还没伸出去,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抢了先。

    靳余生挺直腰,在手中展平纸条。

    他垂着眼,脸上情绪莫辨。

    “余生。”她小小声,紧张地试探,“虽然我不嫌弃你,但你这个习惯真的不太好。”

    “……”

    “怎么能随随便便捡垃圾?”说着,她就伸出手,像是想要把它拿回来,“来,给我,我替你扔了它。”

    靳余生没有动弹,沉默如同一口深潭。

    他像是在想什么,思考了一阵,将纸条放进口袋:“我替你扔。”

    声音清淡,好像没有怒意。

    ……这样才更可怕。

    沈稚子知道,他认得班上所有人的字。

    模仿的前提是了解,他能模仿名家,就同样能将每个人的字拆筋扒骨。

    所以他陷入思考,大概是在脑子里寻找作案人。

    “余……”

    她还想说什么,被他打断:“卷子。”

    沈稚子怂如鹌鹑,闷闷地,从课本里抽出来给他。

    他接过去,看到她的表情。

    有些无奈,又忍不住低声强调:“别慌,我不打人。”

    沈稚子眨眨眼。

    他哄:“你好好听课。”

    ***

    也许是因为昨晚和中午都没睡够,沈稚子脑子不太清醒。

    所以她站着上完了整个下午的课。

    三轮复习到最后已经没什么新东西,可再旧的题型一样能年年翻出新花样,她仍然感到头疼。

    撑到晚自习前,实在撑不住了。

    她抱住盛苒的手,求她:“你帮我掐着表行不行?我睡十分钟。”

    “十分钟够吗?”盛苒顺势揉揉她,“我看你这几天精神都不太好,要不要多睡会儿?”

    她很了解沈稚子,她不说骚话的时候,就是真的累了。

    疲惫得像一只被水打湿的猫。

    “疯了吗?”可沈稚子嘟囔着,已经将脑袋落了下去,声音越来越低,“……我还好多作业没做。”

    盛苒没有怼她。

    她转头看她,白色的灯光热烈流淌,少女睫毛下有小小的阴影。

    沉默一阵,盛苒轻声道:“你会考得很好的。”

    高考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沈稚子歪着脑袋,没有回应。

    晚自习尚未开始,她的座位靠近门口,不停有人进进出出,斩断流畅的灯光。

    于是她变得很不安稳,眼前有什么东西一晃一晃,忽明忽暗,在睡梦中也慢慢皱起眉。

    盛苒坐在她的前排,没有注意到。

    但她注意到,靳余生很快站起身,走过来,停在了她身边。

    她一愣,抬起头。

    教室内灯光明亮,挺拔的少年神情寡淡,领口露着衬衫的立领,微微垂眼,目光落在手中的小单词本上。

    在背单词。

    可他为什么不在座位上背,要跑到这儿来……

    几乎下意识地,盛苒转头去看沈稚子。

    灯光斜着打下来,被靳余生的身体挡住。

    天然的屏障完完全全阻隔了光源,沈稚子压着试卷趴在桌上,呼吸平稳,眉头不自觉地舒展开。

    盛苒看着,心头突然一热。

    很多年之后,她在微博上看到这样的话题:

    [你青春期时,遇到过最撩的事是什么?]

    底下的评论五花八门,有人说是走过整个操场去收一封来自远方的信,有人说是生理期时抽屉里多了一袋红糖,有人说是打开自习室的门,两个人视线相撞那一瞬间。

    可她想来想去,竟只能想到这一晚,这一幕。

    窗外黑夜永寂,屋内白昼如焚。

    少女趴在桌上,疲惫地陷入梦乡;而少年沉默地立在她桌前背书,不动声色地为她挡光。

    ——是什么?

    ——是我明确而努力,他沉默而清醒。我和他一起,有筚路蓝缕,有同舟共济,从始至终朝着一个方向,都在用力地生长。

    ——我们会成为两棵树,根绵延千里,叶在风中相依。

    她的青春时代远去时,他们仍在记忆里鲜活着。

    生生不息的。

    是爱情。

    ***

    沈稚子和靳余生同居的消息不胫而走。

    老陈了解了他们的家庭情况之后,挥挥手,不再追究。

    本来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何况马上要高考了,这些私事,他根本不想管。

    但遇到难得的八卦,没有人能免俗,年级上传出无数个版本。

    结合纸条上的内容,背地里把话说得能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沈稚子懒得往心上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反正她马上要毕业了。

    那些背地里逼逼的人,她很快就再也见不到了。

    然而第三天,就有更大的八卦,把同居的事压了下去。

    ——整个一班,每个人都收到了匿名纸条。

    内容不尽相同,笔迹却跟沈稚子收到的那张一模一样。

    全班女生都收到了。

    ——除了许时萱。

    事件突然微妙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