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章 我会改的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沈稚子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住。

    见她停住脚步, 齐越低声补充:“我没有告诉别人。”

    那天ktv里光线很暗, 他被他按在角落里,太阳穴一片冰凉, 威胁的话还言犹在耳。

    沈稚子没有动。

    “我就是想告诉你, ”见她不说话, 齐越又有些急,“靳余生根本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个样子,他很危险, 你不该掺和他的事, 应该远离他, 越远越好!”

    沈稚子握着背包带子, 冷汗不动声色,顺着脖子向下流。

    她不怎么在意齐越后面的话,但她很认真地在回忆。

    私藏枪支,后果是什么?

    ——三年起步, 最高无期。

    怎么能这样……

    好不容易等她以为,她已经把所有问题都给解决掉了。

    又冒出来一个难题。

    她咬住唇, 不想再想下去。

    她要去找靳余生,就现在。

    见她抬腿又打算走,齐越几乎绝望:“你知道,他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她步履未停。

    “那个案子到现在都没有彻底查清楚,我前几天才听我爸说, 他们原以为是买卖纠纷过失伤人, 可嫌疑人落了网才知道, 那天他爸妈根本不是去做交易的!”他语气急促,“你怎么知道他父母的死,是不是跟他也有关?我听说,他跟他家里人的关系本来就……”

    “动用特权看别人的档案是你的不对吧!你凭什么这样说他?”沈稚子的火气猛地窜上来,脑子反而清醒几分,“而且你根本就没有证据!”

    “可枪总是真的吧!你告诉我,什么样的高中生,会在身上带一把枪!”

    一语落地,两个人双双陷入沉默,却又倔强地不肯认输,气氛绷紧得像水珠滑落的前一秒。

    沈稚子胸口起伏,大口大口地呼吸。

    死亡一样的寂静里,下一刻,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响。

    像是有人不小心碰到了消防栓,盖子啪地一声落下来,在空寂的走廊上尤其明显。

    沈稚子愣了一下,眼神一紧,连忙转身追出去。

    许时萱面色匆忙地跑了几步,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必要逃。

    她停下来。

    走廊上光线游移,两个人四目相对。

    许时萱在来学校的路上,一直对自己洗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跟沈稚子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强忍着,尽量把姿态放低些。

    可抬头时对上她的脸,她突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阳光缱绻,沈稚子还穿着没有换下的小礼服,锁骨线条流畅,面容白净,眼睛黑白分明,黑的冷、白的静,平静得近乎淡漠。

    她还像很多很多年前,她第一次见到的那样。

    清澈,明亮,高高在上。

    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许时萱突然感到无力。

    “我都听见了。”她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改变说法,“我们可以商量,你想办法把许光一弄出来,我帮你瞒着靳余生的枪。”

    这其实是一个委婉的威胁。

    沈稚子微微垂着眼,没有接话。

    许光一的事可轻可重,由齐爸爸在处理。她没那么大能耐,不打算掺和,可许时萱脑子不清醒,竟然把靳余生拉了进来。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两个人互相拿捏着对方的把柄,都屏紧呼吸按兵不动,就看谁先按捺不住。

    但问题是……

    “齐越说的未必是真的。”

    沈稚子没忍住,友情提醒。

    许时萱微怔,突然反应过来。

    问题不仅仅在于,齐越的话没有证据。更在于,如果她举报靳余生,这就成了一个回不了头的决定。

    沈稚子也许会被激怒。

    许时萱咬牙:“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还想怎么样?

    沈稚子一开始就没想怎么样。

    高考在即,她根本没心思管别人的事,原以为ktv的事在假期里就结束了,可是一直有人拉着她没完没了。

    她不太明白,这么长时间以来,许时萱干吗咬着她不放。

    移开视线,沈稚子望着窗外燃成一片的夕阳,心头浮起厚重的疲惫。

    半晌。

    “我只是觉得,喜欢他却又不相信他,一出事,就立刻伺机而动、准备放弃他……”

    她一字一顿,唇齿清晰,“很垃圾。”

    她挠挠头,有些烦躁的样子。

    垂下眼睫,沉默了很久。

    发出一句轻如羽毛的叹息:

    “可他……他怎么老是遇见这种人啊。”

    你也是这样。

    打着各种各样的名义,不留余地地,伤害他。

    ***

    接连怼走齐越和许时萱,沈稚子拿起手机,才发现有一条一直被她忽略的短信留言。

    [有急事,别等,我晚饭前回家。]

    发件人靳余生,时间是两个半小时前。

    她愣了愣,有点儿小雀跃,却开心不起来。

    坐着发了会儿呆,她还是没忍住,按绿键。

    忙音响了几秒,他很快接起来:“您好?”

    少年的声音低沉清越,沈稚子有些犹豫,问:“你在哪?”

    “我……”靳余生在心里估测一下地理方位,报了个离警局比较近的地方,“我在江边。”

    沈稚子声音有些闷:“我能去找你吗?”

    “你没回家?”他有些意外。

    “嗯,我让爸爸妈妈先走了。”

    靳余生短暂地默了默,“你在学校等我,我来找你。”

    她骗他:“可我已经在车站了,正打算上车。”

    “那就在车站坐着,等我去找你。”

    “……”

    沈稚子垂下眼,有些沮丧:“你在生气吗?为什么?为了飞行员?”

    隔着电话,靳余生看不到她的表情。

    可这种语气,让他感到无措:“没有。”

    他的闷气生不了多久,但总是要跟自己较很久的劲。

    “那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你。”

    靳余生微顿,舌尖抵住上颚:“发生了什么?”

    明明刚一接到电话,就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

    可他实在是不想在电话里问这个问题。

    因为隔着电磁波,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想在她身边,摸摸她的脑袋,或者揉揉她的手。

    “我刚刚遇到了齐越。”沈稚子舔舔唇,企图靠酌情美化来降低靳余生的不适感,“他来跟我道歉,很诚恳,所以我接受了。但他还说了点儿别的……说你很凶。”

    靳余生语气平静:“我是很凶。”

    他被气疯了。

    那天本来就是靠最后一点儿摇摇欲坠的理智,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靳余生。”她突然道。

    “嗯。”

    “我今天也很喜欢你。”

    “……”

    靳余生愣了愣,哭笑不得。

    刚打算回她“我也是”,就听她又小心翼翼地道:“所以你能不能跟我说实话,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儿上。”

    “……”

    靳余生扶住额头,飞快地对记忆进行倒带,找到了问题所在。

    他这回很诚实:“我在警局。”

    “嗯。”

    “还是因为之前那个案子,具体情况比想象中要复杂一点。”他尽量详细地解释,“我一直以为我父母是在跟人做交易时出事的……可似乎不是这样,嫌疑人的口述里,他们那天没有交易,倒好像是……在谈判。”

    他的描述和齐越的表述基本一致,沈稚子差点儿脱口而出“那枪呢”。

    话到嘴边,堪堪止住了。

    她埋着头,略一犹豫,咬牙道:“运动会的时候,我们请假偷偷溜走,去临城玩吧。”

    “……”话题跳跃怎么这么大。

    靳余生不太理解:“这么突然?”

    “都说故乡是一个人的根基所在。”沈稚子抓抓头发,胡乱编造,“我觉得,要让你一时半会儿转性,实在是太难了。但如果回故乡重造一下,说不定能发生根本上的改变。”

    靳余生愣了愣,以为她是在委婉地指责。他屡教不改地生闷气,还再一次骗了她。

    他好笑,放软语气:“我会改的。”

    “可我确实想趁着运动会,出去玩。”沈稚子脚尖磨蹭着地,小小声道。

    其实在给靳余生打电话之前,她先联系了骆亦卿。

    开门见山地问,能不能找到靳余生以前的心理咨询师。

    骆亦卿的回复是:“你放过我吧,虽然我消息灵通,可我家不是搞情报工作的,也不是什么都能打听到啊!何况……”

    他提醒她:“沈三,心理咨询一定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你找到了人也没用,什么都问不出来。”

    她丧如鹌鹑,但也清楚,他说的是事实。

    虽然仍然摸不清根本的问题所在,但她觉得,她已经很接近正确答案了。

    ——那个关于靳余生的“密码”。

    只差一点点了,她不想放弃。

    靳余生想了想,答应她:“好。”

    正好他讨厌集体活动,不想参加运动会。

    沈稚子点点头,说了再见,正打算挂电话。

    “稚子。”他突然叫住她。

    “我会控制我的情绪。”

    沈稚子愣了一下。

    “我……”他深呼吸,“我再努力一点。”

    我会改。

    你不要沮丧。

    ***

    成人礼过后,天气一天一天回暖,随着气温回升,高考愈发迫近。

    沈稚子吊儿郎当到现在,终于开始焦虑。

    她对自己没多高要求,可倒计时的数字越小,她就越想得到高分……想要更高更高的分。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积在头顶,让她迫不及待地想破土而出,用力地发芽,然后势不可挡地,长成一棵大树。

    所以吃完午饭,她犹豫一下,还是回了教室。

    翻开没做完的试卷,沈稚子微怔,见底下压着一张陌生的纸条。

    她拿起来,快速读了几个字,读到“……你要不要脸?除了有一张脸还有什么?都被人给……”,后面的话太难听,她不再往下看,淡定地将纸条团成团,扔进垃圾桶。

    拿起笔捧住脸,她想了想,又有点儿好笑。

    唉。

    马上要高考了,还在做这些无聊的事。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她十分同情这位字写得奇丑的同学。

    肯定是成绩很差,干脆放弃了吧。

    做完两科作业,她心满意足,趴在桌上睡了一觉。

    打过午休下课铃,班上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教室,沈稚子在一片嘈杂里岿然不动,直到被人用力推醒。

    她睡眼朦胧,还没看清眼前的女生是谁,一个纸团就被大力扔到面前:“拿着你的纸条!你好恶心啊,怎么把它贴在黑板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沈稚子:“……”

    OK,fine。

    她不想知道是谁无聊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翻垃圾桶把它找回来,贴到黑板上。

    但是,“下次如果不是地震或者着火,我建议你别叫醒我。”

    她懒洋洋地打哈欠,桃花眼蒙上一层水雾:“我起床气重,一生气就想打人。”

    女生两手一甩,轻哼一声,眼高于顶地回了自己的座位。

    短暂的沉寂。

    教室里响起许多碎碎念:

    “纸条上的内容是真的么……啧。”

    “我觉得是真的,她又不住校,就算在外面跟人同居,我们平时也发现不了。”

    “但沈家也挺有钱啊,而且她不是在追靳余生?图什么。”

    “图乐子吧可能,他身边的男生一直挺多的呀呵呵呵。”

    ……

    不知道是她刚刚睡醒格外清醒,还是其他人声音太大。

    沈稚子听得很清楚。

    她感到一言难尽。

    大家是不是高考压力都很大?就一件屁大的事,也能传得这么离谱,还带颜色的。

    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拍案而起骂人证道,班长就风风火火冲了进来:“三三,三三。”

    他一边说,一边飞快地在她桌上铺好宣纸和镇纸:“快帮我题两个字,老陈上课前急着要。”

    沈稚子很嫌弃:“在这儿写?”

    都不焚香沐浴,找个清风翠竹的地方?

    “哎呀别嫌了,这是运动会的预热项目,被老陈给忘了,下午就要交——你赶紧瞎题两个字算了,写什么都行。”

    “……”

    沈稚子默了默,毛笔吸满墨,照他嘱托,瞎几把写。

    班长靠在她身旁,低着头,看她写。

    从后面看过去,两个人手臂挨着手臂,距离近得快要贴到一起。

    靳余生走到教室门口,沉默了一下。

    他单手插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停在两人身后。

    微微躬身,伸长手臂从两个人中间穿过,开始……掏她的抽屉。

    沈稚子一低头,见抽屉里多了半截手臂,吓得一抖:“你干吗啊?”

    靳余生探着身子,一言不发,把她的抽屉翻得乱七八糟。

    半晌。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直起身,面无表情地问——

    “我忘了带钥匙,你把家门钥匙放哪儿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