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章 无法控制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从楼上走到楼下, 短短几分钟里, 沈爸爸大概了解了情况。

    他有些惊讶,转着圈打量她:“你没事吧?受伤了吗?晚饭时怎么没听你说?”

    “我没有受伤。”沈稚子赶紧解释, “恶作剧不怎么严重,就忘了告诉你们。”

    这件事错不在她,她于心无愧,只是有点儿纳闷。

    如果是她干了坏事,肯定藏着掖着不让爸妈知道,哪有上门寻仇的道理……

    直到她走下楼, 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母子, 才恍然大悟。

    吊灯光芒四溢, 客厅里亮亮堂堂。沙发上的女人长着张巴掌大的小脸,做典型的贵妇打扮, 美目之中怒意流转。而她身旁的小男孩坐得规规矩矩, 眼圈发红, 额头正中一大片红印, 脑门高高肿起,神情委屈而畏怯。

    ——十足的受害者姿态。

    只是……

    她短暂地愣了一下,又注意到他的手腕。

    小手白净,反向翻折,以一个扭曲的姿态,乖巧地放在膝盖上。

    她突然有些想不起来……

    是靳余生把他的手掰成这样的吗?

    沈稚子满腹疑惑, 趿着两只巨大的兽爪拖鞋, 贴着沈妈妈坐下。

    一群人面面相觑, 沈爸爸轻咳一声:“人到齐了,我们家就这三个孩子,您认认吧。”

    贵妇嘴角微动,拍拍小男孩:“抬眼看看,谁打了你。”

    话说得很缓慢,声音千娇百媚,柔而不妖。

    男孩吸吸鼻子,仿佛根本无需辨认,手指直直指向沈稚子:“她。”

    靳余生身形一顿。

    沈稚子笑了笑,没急着否认:“那我还挺厉害的,我练的是如来神掌吧,一巴掌给你脑门打成这样?”

    怎么没把头给你打掉呢?

    小男孩嗫嚅着,低下头,哇地一声哭起来。

    沈稚子:“……”

    为什么一个个儿的,都跟许时萱一样,动不动就哇哇大哭。

    是哭得响了,会显得自己比较占理吗!

    贵妇急红了眼,赶紧掏出帕子帮小男孩擦泪,一边擦,一边皱着眉责怪:“你们家姑娘怎么教的?就这样说话?打了人还成你占理了?怎么这么没有教养?”

    ——我们家姑娘一直都这么教的,三观可正常了。

    沈爸爸在心里哼唧,面子上还是把戏做足:“稚子。”

    沈稚子立刻乖巧如鹌鹑:“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靳余生眼瞳微眯,心里突然涌起一股烦躁。

    忍了忍,忍不住。

    他突然站起来,大跨步地走到厨房,倒出一杯饮料。折回身,在男孩面前蹲下。

    冒气泡的饮料带着隐隐的甜味,少年身形高大,穿着温暖的长毛衣。他抬手抚摸他的头,声音低哑:“不要哭。”

    小男孩委屈地眨着眼,打了个响亮的哭嗝。

    靳余生耐心地掰开他的手指,将饮料放进他手中。

    男孩只有这一个台阶可以下,垂着脑袋看了一会儿,示好般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将杯沿送入口中。

    饮料还没过嗓子,他肩膀猛地一耸,就“哇”一声地了全吐了出来。淅淅沥沥的汁水漫过衣服流到地毯上,他抽噎着,像是吃了某种说不出来的亏,放声大哭。

    刚刚的眼泪是装的。

    靳余生迟缓地想……但这回,应该是真的哭了。

    饮料迅速融进地毯,贵妇手忙脚乱,连忙找抽纸擦。

    短短几秒钟的事,沈稚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靳余生冷淡地道:“不喝算了。”

    他冷下来,骨子都透凉气,说什么话都像嘲讽:“一点家教都没有,也不知道谁教出来的。”

    贵妇擦地毯的手一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好像还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失去了主动权。

    “你刚刚说,欺负你的人是她?”靳余生还在继续进攻,声音平淡无波,眼底也一片漠然,“你再说一遍?”

    小男孩不敢看他的眼睛,拼命往后缩,不死心地小声哼:“你不要威胁我,我说是她……那……那就是她!”

    靳余生点点头,了然。

    不等男孩松口气。

    他突然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恶狠狠地扣住他的后脑勺。

    手掌用力,靳余生另一只手握住玻璃杯,把剩下半杯饮料都强喂进他口中。

    男孩挣扎不过他,呜呜咽咽的哭声里,听见他淡漠的声音:“那从现在起,欺负你的人是我了。”

    ***

    小男孩呕吐不止,一直到贵妇匆匆忙忙地带着他离开沈家去医院,沈稚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风驰电掣地,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湛愣了一会儿,最先反应过来:“你往可乐里加料了?”

    靳余生低低道:“嗯。”

    沈湛接过杯子,嗅一嗅便认了出来,笑得不行:“可以啊哥们儿?辣椒和酱油?”

    其实还有催吐剂,但他没说。

    靳余生脸上毫无笑意。

    他沉默一阵,站起身,认真而郑重地道:“很抱歉,我做事欠妥。”

    不管怎么看,今天都很冲动。

    可是……顿了顿,他还是忍不住:“但沈稚子确实没有打他。”

    沈爸爸原本好整以暇,听见最后一句,憋不住笑起来:“我没说稚子打他啊,维护起她来,你倒比我这个当爹的还着急?”

    话里话外,半真半假,靳余生一时没听出意思,只好保持沉默。

    “没事的,你先坐下来。”沈爸爸放软语气,挥挥手,“今天这个事儿,其实跟你俩没什么关系。他们母子过来的第一时间,我就打电话给物业调监控了。”

    靳余生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站着。

    “碰瓷嘛,他们自己来招惹我姑娘,还来家门口泼脏水。本来我有点儿生气,正想着怎么收拾那小屁孩儿呢……你就蹭蹭蹭地站起来,帮我怼回去了。”沈爸爸乐呵呵,顺手倒了两杯茶,“真是闪电的速度啊,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来,碰个杯庆祝一下!”

    靳余生愣了一下,心头涌起巨大的茫然,使他手足无措。

    他原本以为,会有惩罚。

    并且很大程度上,也已经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

    结果……

    “你这样会教坏小朋友的。”下一秒,沈妈妈斜睨沈爸爸一眼,淡淡打断他,“就不能教点儿正常的?”

    沈爸爸秒怂:“那,那你来。”

    果然。

    感受到某种惩罚预警,靳余生反而松了一口气。

    目光飞快地从沈稚子身上扫过,她正瘫在妈妈身上,看起来有些慵懒,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扎啊眨,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毫无所觉。

    没有关系。他在心里想,就算她有危险,他也可以把所有的事情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正确的做法呢,是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向家长汇报,有没有受伤。”沈妈妈说着,戳戳沈稚子的腰,“你就藏着躲着呗,监控看得一清二楚,炸到哪儿了?”

    “妈,”沈稚子被戳得发痒,笑着朝后躲,“我都说了我没事。”

    “他们要是今晚没找上门,你就打算一直瞒下去?”

    “以后不会了。”沈稚子撒娇似的埋进她的颈窝,像只乖巧的小熊,瓮声瓮气,“以后肯定小心翼翼,什么事情都不瞒着妈妈。”

    沈妈妈在她鼻尖上蹭一蹭。

    “好了好了,散会吧。”沈爸爸站起身,伸个懒腰,“既然确认了这事儿跟你们都没关系,也当面对质过了,那以后那对母子如果再出什么幺蛾子,我就自行解决了哈。”

    从小到大,沈稚子不想处理的事,就统统丢给沈爸爸。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她轻轻松松地点点头,抱着爸爸亲一口:“辛苦爸爸了!”

    靳余生一动不动,沉默地看着。

    像在看一场与他完全没有关系的家庭喜剧。

    直到客厅里人都走完了,沈稚子咔嚓咔嚓地吃了小半盘甜核桃,她犹豫半晌,才敢鼓起勇气打破这种死寂:“那个……你记得齐越吗?他前段时间,邀请我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

    “……”

    “你别误会,他邀请了几乎半个年级的人。”她小心翼翼,“一个人待着多无聊啊,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干……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

    许久没有回音。

    沈稚子叹口气:“行吧,我知道你不想去。”

    想到他们两个现在这种微妙的关系,她连撒娇的力气都没有了。

    突然有些心塞,沈稚子决定立刻逃离:“那你早点睡,晚安。”

    说着,她站起身,打算回屋。

    刚刚踏出去没两步。

    “沈稚子。”靳余生突然叫住她。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解释。

    这种事情,如果一直不解释,积攒多了,会被误会。

    沈稚子回过头。

    他的脸浸没在黑暗里,舌根发苦,语气隐忍而克制,“我也许,没办法控制我的情绪。”

    而且这种状况,似乎正在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

    ……自她戳破两个人之间的窗户纸后。

    他越来越无法忍受,这个世界上,存在不受他控制的事。尤其是……当那些事情,与她有关。

    “所以你要记得,”他抿唇,眼中昏暗不明,“九点之前,请务必回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