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章 我超宠他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沈稚子晕了一下, 猛地睁大眼。

    靳余生转身就要走, 她眼疾手快, 一把拽住他:“你再说一遍?你, 你要跟谁回家?”

    她兴奋得想尖叫。

    她是在幻听,还是根本就没醒?

    “你,你决定好了?”她开心得像只捡到了果子的松鼠,“今天?你确定是今天?可我,我还没把你房间的墙刷成粉红色, 我还没准备好你的……”

    靳余生被她拽着转过来, 哭笑不得。

    他垂下眼:“那不去了。”

    “别别别, 去去去!”沈稚子拽着他不撒手, “我们翘掉晚自习, 现在就搬家吧?”

    齐越沉默着。

    听到这句,终于忍不住:“沈……”

    “忙着呢!”沈稚子看也不看他, “你有事也等会儿再说!”

    齐越:“……”

    顿了一下,她意识到自己态度恶劣。

    轻咳一声, 又正色道:“我确实病了。”

    齐越“嗯”了一声。

    “医生说,我不能在外面久站。”沈稚子很真诚,“所以你先回去吧,我们微信聊。”

    眼睛里写满了, 我求你了快走吧。

    齐越沉默了很久。

    半晌, 他垂着眼说:“好。”

    离开的背影很落寞。

    但沈稚子没心情管他, 她现在兴奋得要命, 只想跳起来亲亲靳余生。

    “天呐我太开心了你怎么突然想通了啊!”

    “你不知道你以前一直拒绝我我有多难过!我都想把你绑架回去了!”

    “我有时候简直怀疑, 你会不会是性.冷淡!我这么可爱你都不想跟我住在一起,那世界上还有谁配得上做你室友!”

    靳余生声音突然一沉:“别胡说。”

    沈稚子赶紧闭上嘴。

    一不小心,就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了。

    靳余生默了默,舌尖抵住上颚:“我跟白阿姨说,考完试搬进去。”

    “嗯嗯。”

    “其余的事……”她眼睛太亮,他有些不敢看,“我们考完试再谈。”

    沈稚子有些失望:“不能现在说?”

    好不容易多讲两句话。

    她就是为了听他的声音,才这么早回学校的。

    “……去做作业吧。”他顿了顿,低声补充,“我把前几天的物理作业,连带着解析一起放在你抽屉里了。”

    “你捡回来啦?”沈稚子有些惊讶,“干嘛捡垃圾?”

    他身形僵了僵,半晌,转过来。

    声音低沉,神情认真:“因为是你的啊。”

    ***

    这句话砸得沈稚子晕晕乎乎。

    直到考完期末考,才迟迟反应过来。

    因为是她的啊……

    四舍五入,她仿佛结了一次婚。

    为了报答他,寒假第一天,她就起了个大早。

    然后认真地换衣服,扎头发,乖巧地跑到门口……

    等搬家公司的车。

    沈湛搓着狗,语气凉凉:“呵,你被他吃得这么死,万一以后分手了,是不是要为情自杀?愚蠢的小女孩。”

    威风堂堂嗓子里呼噜呼噜响,像是在应和他的说法。

    “呵,你手上握那么多风筝线,万一哪两个风筝撞一起了,是不是就把两条线一起剪断?”她毫不留情地嘲笑回去,“愚蠢的单身狗。”

    “……”

    沈湛嘴角一抽:“盛苒是个意外。”

    “你每次分手都这么说。”

    “我说的是前女友,前女友是个意外!”提到这个名字,沈湛没来由地一阵烦躁。顿了顿,语气渐渐颓下去,“可你说到盛苒……她到现在都不听我解释。你跟她关系那么好,就不能替我说两句话?”

    沈稚子很遗憾:“说了也没用,她不会听的。”

    盛苒那种姑娘,表面上看着和善,骨子里固执得要死。

    一旦是她认定的东西,无论是好是坏,都不会有回寰的余地。

    她的世界黑白分明,不允许有沈湛这种灰色生物存活。

    “那……行吧。”沈湛叹口气,“等你跟靳余生同学感情出问题的时候,也别哭着来求我想办法。”

    沈稚子不屑一顾:“我怎么可能会哭。”

    她可是铁血硬汉。

    “我说他。”

    沈稚子睁圆眼:“那更不可能!我超宠他。”

    怎么可能让他哭!

    但是……等等。

    提到这个字眼,她脑海中不受控制地,飞快闪过一些片段。

    一夜无度的索求……

    她像一只猛兽……横冲直撞,他终于昏了过去!

    洁白的床单里,他那张苍白的小脸上!挂着盈盈的泪珠!

    咽咽嗓子,她忍不住想。

    好像有点儿带劲。

    她要不要把刚才那句话收回来。

    正搓着手开脑洞,门铃叮咚叮咚响了三声。

    不多不少,连间隔的时间都是平均的。

    沈稚子眼睛一亮,蹭地跳起来:“快递!我的小白花到了!”

    冲到门口打开家门,晨光顺着树梢倾落下来。

    身形高大的少年,穿着深色的风衣,单手提着个小手提箱,在阳光中立成一棵树。

    目光相撞,沈稚子差点儿没忍住,扑上去抱抱他。

    从今天开始就能住在一起了!

    这么幸福会不会折寿啊!

    不行,还是要矜持一点。

    她按着心里狂奔的小鹿,故作冷静地摸摸刘海:“你,你起得挺早啊。”

    “……”不是早就约好了,他这个时候过来吗。

    “你带的东西还挺多?”沈稚子睁着眼说瞎话,“你看搬家公司给你派了那么大一辆车。”

    靳余生:“……”

    搬家公司的车同一型号,全是那么大。

    僵持两秒,沈湛笑出了声:“你能让他先进来吗?”

    沈稚子如梦初醒,想去接他的手提箱:“我帮你拿吧?”

    靳余生行李不多,大多是书和课本,比一般的物件还要重上几倍。

    他避开她的手:“我自己来。”

    沈稚子一边带路,一边不依不饶:“现在放寒假了。”

    “嗯。”

    “假期我每天早上都赖床,最早也是九点才会起。”

    “嗯。”

    “你很难这么早看到我的。”

    靳余生默了默:“……所以?”

    “所以你多看看我呀!”沈稚子睁大眼,“寒假八点钟的沈稚子是限量的!”

    他微微抬眼,目光飞快地扫过她。

    大概在家里的缘故,她的穿着很随意,头发梳成松散的高马尾,整个人慵懒而明媚。

    家居服上印着巨大的海绵宝宝,弧形的圆领,衣服一旦薄下来,胸口之下的弧度就变得更明显。

    靳余生收住目光,神情复杂。

    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个错误决定。

    说什么也不该来的。

    他好想转身就跑……

    “我这妹妹脑子不太好,你很早就知道。”沈湛笑着,自然而然地帮他把手提箱接过来:“担待一点。”

    箱子拿进手中,他心里有些意外。

    竟然出乎预料地沉。

    他突然有些好奇,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

    沈稚子浑不在意,一路逼逼:“你的房间在二楼,就在我的隔壁,我们离得特别近!跟我这样的绝世美人做邻居,你觉不觉得很荣幸?”

    顿了顿,她眨着星星眼道:“我们只隔着一堵墙,如果你想我了,就对着墙大声喊我的名字。我听见了的话,一定会光速跑过来找你的!”

    靳余生眼皮一跳,喉结不易察觉地动了动。

    想象到那个画面……

    他更想转身逃跑了。

    沈湛在前推开卧室门,靳余生停住脚步,一抬眼,瞳中闯入一片薄透的阳光。

    二楼的房间坐北朝南,采光很好。木色的地板绵延到窗前,靠窗的墙壁竖着一整面墙的白色书架,与之配套,底下还横着一张白色的长条书桌。

    屋内落着一张宽大的单人床,家具与床单被罩成套,都是颜色简洁而温暖的米色。

    落地玻璃门外阳光璀璨,他与沈稚子的房间共用同一个阳台。

    靳余生的呼吸停了停。

    让人贪婪的光亮……

    “这屋子前几天才叫人收拾的。”沈湛帮他把随身的箱子放在角落,招呼搬家公司将其余行李先搁在门外,“你看要是缺什么,再跟婶婶说。”

    “哦,对。”突然想到什么,他嘴角一抽,“稚子前几天说要把墙面刷成粉色,被婶婶拦住了。如果你确实想刷成粉色,也可以再叫人来刷,不用怕麻烦。”

    靳余生默了默:“……不用了,谢谢你们。”

    现在这样就很好。

    他一点儿都不贪心。

    “嗨呀,谢什么。”沈湛故作熟稔地拍拍他的肩,“不过既然这是我们沈家的地盘,那你住在这儿,就要交保护费的。说吧,什么时候给钱?”

    靳余生微怔。

    “你滚开!”沈稚子愤怒地拱开他,“你在我家住,怎么不交保护费!”

    沈湛很无辜:“我是沈家人!”

    “难道他不是吗!”

    话一出口,三个人都愣住。

    下一秒反应过来,沈稚子的耳根蹭地红了。

    她脑子空白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我,我的意思是,我把每个朋友都当家里人看待,因为他们所有人都,都像我的家里人一样亲切……”

    靳余生看着她。

    他不说话,眼中情绪莫辨。

    沈稚子心里发慌:“所、所以,今天晚上我约了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你也是我的朋友,要不要一起来?”

    两件事,两个主题,牵强附会。

    她的眼神紧张而期待。

    靳余生沉默一阵。

    还是低声拒绝:“我晚饭约了人。”

    顿了顿,像是解释,也像是安抚。他又轻声补充了一句——

    “下一次吧。”

    ***

    “唉……”

    酒过三巡,暖色的灯光下,玉盘珍羞,杯盏相撞,沈稚子撑着脸叹气。

    江连阙好奇:“期末考都考完了,你愁什么愁成这样?叹气能叹一晚上?”

    “你不懂。”她表情忧伤,手指卷起发尾,“我在为堂哥低下的智力而感到忧愁。”

    正在啃鸭锁骨的沈湛:“……”

    他吐掉骨头,纳闷:“不是,我那真不是故意的。”

    他哪知道靳余生这么开不起玩笑。

    随口说说而已,他还真生气?

    “不是故意的,那就是个无意的弱智玩笑。”沈稚子眼神爱怜,“人类的潜意识比显意识更难以改变,你没有救了。”

    “……”

    江连阙一乐:“你们在说谁?”

    “一个小帅哥。”

    “她的小情人。”

    两句话交叠到一起,江连阙哈哈笑:“所以是沈三喜欢的人?怎么不带来给我们看看?”

    “本来是想带的,可他被沈湛给气走了啊!”沈稚子悲愤交加,一巴掌拍在沈湛手上,“你说他为什么这么玻璃心!玻璃心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长得这么好看!长得好看也就算了,为什么还眼瞎撞到我心上!”

    沈湛:“……”

    他默默放下鸭锁骨。

    “唉,算了,我出去洗把脸。”沈稚子摸了一手油,平静而悲伤地推开椅子,“让奔腾的流水,带走我眼中悔恨的泪。”

    ***

    水声哗哗。

    洗完手,沈稚子哼着歌往回走。

    私房菜馆分上下三层,天井建筑,四面通风,院子里栽种着古老而巨大的洋槐。

    一路走过去,包厢里欢声笑语,风迎面一吹,她有些失神。

    不知道靳余生今晚去见了什么人……有没有好好吃饭。

    她突然开始纠结。

    要不要给他打包一份私房菜馆的招牌蛋黄酥?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吃甜食……如果他不喜欢的话,她可能会再被他拒绝一次……

    脑子里的想法乱七八糟,跨过转角,包厢里突然传出杯盏落地的碎裂声。

    紧接着,一个女人喋喋不休地絮叨起来,听着很急切,像在斥责。

    啧。

    沈稚子在心里感慨。

    没素质,一言不合就摔东西。

    然而下一刻,她就听见那人拔高的声音:“靳子瑜,你是真的没有良心!”

    沈稚子一愣,身体已经先于意识,凑到了跟前。

    包厢隔音效果其实很好,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

    但就是这样,她心里才更慌。

    卧槽!是个女人啊!

    不会还是他上次那个亲戚吧!

    那人上次打了靳余生一耳光,这次会不会拿碎片割他的腕啊!

    就在沈稚子惊慌失措地打算破门而入时,她听见靳余生的声音。

    低而沉,缓慢而慵懒,混着她从没听过的陌生笑意——

    “钱我可以给你啊,那你命还要不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