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章 掏心窝子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教室中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

    许时萱拿着电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手腕慢慢开始颤抖。

    没有人敢说话。

    生怕稍一触发, 她就哇地一声哭出来。

    盛苒打完电话回来, 一推门就吓了一跳:“怎么了啊这是?谁给你们下咒了?”

    下一秒, 许时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盛苒:“……”

    周围几个人连忙上去劝。

    她不想理嘤嘤怪, 上前两步, 把手机还给沈稚子:“给, 我打完了。”

    顿了顿, 又忍不住问:“我就出门打个电话, 这一个个儿的都怎么了?”

    “许时萱自告奋勇, 要给靳余生打电话。”沈稚子有些不忍心, 又带着点儿难以言喻的窃喜, “结果电话是个空号。”

    盛苒愣了愣,不可思议地捂住嘴。

    “卧槽!太刺激了吧?”她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手掌下传出断断续续的笑声, “他……他给许时萱的电话是假的?那她这段时间是在装什么逼?”

    “何止电话号码是假的。”沈稚子小声逼逼,后半句话压得很低,“他连给许时萱的名字都不是真的。”

    靳余生的表情一言难尽。

    下一秒, 他看着她走过来, 停在自己面前。

    仰起头,她的神情平静而认真:“我警告你, 如果我存的这个电话也打不通。”

    “……?”

    “我就杀了你。”沈稚子冷静决绝, “你记得不要挣扎, 挣扎也没有用, 我的刀非常快,一刀下去你就会死。”

    靳余生垂下眼,目光落到她白皙的手指上。

    看着她在通讯录上点击名字首字母,自人海中调出名片。

    ——“靳余生”。

    按下绿键,沉默三秒,教室中响起一阵低低的震动声。

    盛苒循着声源,在最后一排的礼品袋中找到他的手机。

    场面一时之间变得更加尴尬。

    沈稚子也愣了一下,旋即飞快地反应过来。

    舔舔嘴角,她心里那点儿不受控制的窃喜,在一瞬间发酵成疯狂涌动的雀跃。

    他怎么这么可爱……

    连给其他人的电话号码,都跟给她的不一样。

    沈稚子眨眨眼,道歉道得从善如流:“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白色的灯光下,她长而卷的睫毛轻轻颤动。

    靳余生撇开眼,舌尖抵住上额。

    “我就说嘛,靳余生是个好孩子。”她垂着头扯他的校服衣角,语气轻松得仿佛根本不是在卖乖,“对谁都很诚实,从来不会骗我。”

    “……”刚刚谁说要杀了他。

    “不过,我这个人平时很犟,轻易不向人低头。”她舔舔嘴角,试探着说,“所以,你得接受我。”

    “……”他微微眯起眼。

    低气压又隐隐压下来,沈稚子秒怂:“接……接受我的道歉。”

    靳余生喉结动了动,没有说话。

    许时萱哭得抽抽搭搭,他屏息听了一会儿,心里涌起一股烦躁。

    下一刻,重又拿起背包:“走吧。”

    沈稚子像只小鹌鹑,低低地“哦”了一声,心里头有点儿挫败。

    不过想想……又觉得,算了。

    靳余生还是有进步的。

    进步很大。

    她应该多夸夸他,不可以操之过急。

    安慰完自己,她跟盛苒挥手道别,先他一步出教室门。

    他走在她身后,隔着几步路的距离,眼睛一眨不眨地,视线始终停留在她身上。

    目光深沉,像浓得化不开的夜色。

    许时萱也在他身后,望着他。

    可他一次头都没有回。

    ***

    靳余生换了兼职,新的打工地点在图书馆。

    清晨出门,沈稚子照他先前的嘱咐,带了几本习题。

    站在穿衣镜前,她提着平时补课才用的帆布背包,慢吞吞地想。

    这感觉,一点儿也不像是去约会……

    倒像是约了人,要一起考清华北大。

    不过……

    想着想着,她自己又捧着脸笑起来。

    能一起进清华北大也很好啊!他们就能有那么多那么多时间,以后还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

    天熹微亮,沈爸爸穿着睡衣起来倒水,见女儿穿得整整齐齐,犹豫了一下才敢凑过去:“你……梦游?”

    沈稚子呸他:“醒着呢,我要去图书馆。”

    沈爸爸:“说什么胡话!回去躺着!”

    “……”

    “不是,这大清早的。”沈爸爸看眼表,才七点多,“今天是周末,你跟谁出去?”

    “我约了靳子瑜。”沈稚子想想就开心,陶醉得像个怀春的小姑娘,“一起考清华北大。”

    沈爸爸的表情瞬间冷下来。

    “崽。”他放下水杯,语气平静又悲伤,“阿爸对你非常失望。”

    “……”

    “你临阵倒戈,叛国投敌。”他指责她,“阿爸不仅失去了你妈妈的爱,现在眼看着又要失去你。”

    “……”

    沈稚子默了默,语气柔软而可怜:“那你还要我吗?”

    “要。”沈爸爸想也不想,从钱夹中抽出几张票子,“拿去嫖。”

    “谢谢爸爸!”沈稚子开开心心地接过钱,飞快地在他脸上吧唧一口,“我不回来吃午饭了,晚上会早点回家。”

    “崽。”沈爸爸眼疾手快拽住她,“你不要走,爸爸跟你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

    “嗯?”

    “美色都是靠不住的,你爸爸当年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现在不还是落得这个家里狗都不如的下场……”

    “够了。”沈稚子冷漠地抽出胳膊,“我走了。”

    沈爸爸小声逼逼:“他以后在家里,地位也会不如狗的。”

    手本来已经摸到门把,听见“家”的字眼,沈稚子心下一动,又转回来:“等等,爸爸。”

    “嗯?突然想通了?”

    “不是……但我突然想起来。”她顿了顿,“我好像从来没有问过你——”

    “靳子瑜为什么要来明里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