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章 好想亲她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沈稚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教室。

    班长见到她, 赶紧小跑过去:“刚刚老陈找你。”

    沈稚子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盛苒也不在, 那估计是为了泼水的事。

    啊……好烦。

    她烦躁地揪揪头发。

    泼就泼了呗, 她一点儿都不后悔。

    如果能重来一次,她甚至想把那一耳光还回去。

    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非要打人。

    想到靳余生,她心里的小酸水又不受控制地冒上来。好像在心口切开了一个小柠檬, 青而酸涩, 可放在口中含得时间长了, 又觉得甜到舍不得。

    ……自虐一样。

    她垂头丧气地走进办公室。

    除去老陈和盛苒,屋子里还有几个或站或立的学生,正捧着课本, 低声向老师们请教问题。

    沈稚子飞快地把目光收回来。

    那个女人不在。

    她舔舔嘴唇,有点遗憾。

    还以为要正面刚了。

    老陈眼尖, 一眼望见她:“沈稚子!过来!”

    她不情不愿走过去。

    “我让你们打扫卫生, 没让你们报复社会,你往楼下泼水干什么!”

    沈稚子抬起头, 接住电光火石间盛苒投来的眼色, 表情立即变得惊讶而无辜:“没泼啊。”

    老陈气急败坏,“盛苒也说你们没泼!”

    她眨眨眼:“口供对上了不就对了嘛。”

    “胡扯!人家家长刚刚都找上门了!”老陈怒斥,“她过来的时候,从头到脚都是湿的, 就问我刚刚有没有学生在楼上!今天整栋楼擦玻璃的人就你俩, 不认账还想把锅推给谁!”

    从头到脚都湿了呀……

    沈稚子舔舔唇, 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口中却还在问:“哪位家长?”

    “靳余生的家长!”

    沈稚子若有所思,长长地“哦”了一声。

    难怪她看那个女人眼熟……现在想想,眉眼的确跟靳余生有一两分相似。

    可也只有一两分,那应该不是他的母亲。

    或许是他的哪个亲戚。

    思绪转一圈,沈稚子从善如流:“那我去跟靳余生道个歉。”

    说着,就要走。

    “回来!”老陈怒喝。

    沈稚子只好又转回来。

    原以为他要发作,没想到他沉默了一下,竟然叹了一口气:“人家家长不追究,是找不到能追究的人。我是真懒得管你们,你们都高三了马上要高考,能不能消停会儿?”

    行吧。

    沈稚子舔舔嘴角,想。

    那她就消停几天,等靳余生的脸好了,她再去找他。

    领完老大的耳提面命,盛苒跟沈稚子一起出门。

    “你刚刚干吗去了?”盛苒问,“老陈找你半天找不到,活生生把那女人都耗走了。”

    沈稚子心不在焉:“我去烽火戏诸侯。”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盛苒却突然反应过来:“你往楼下泼水,是因为看见了靳余生的家长?”

    “……嗯。”

    “为什么!”盛苒睁大眼,“正常人遇到暗恋对象的家长,第一反应难道不是争取印象分吗!”

    哪有一上来就结仇的,自寻死路吗!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

    沈稚子垂着眼,手指无意识地搅上自己的发梢。

    哪有为什么?

    她就从来都不问为什么。

    就像她从没有问过,为什么靳余生明明穿着跟沈湛一个牌子的T恤,却在电玩城打工;为什么他成绩那么好,却要转学来明里市;为什么他看起来拥有那么多,却永远没有安全感。

    “我只是觉得……”她垂着眼,灯光打到睫毛上,留下小小的阴影,“他家里人,好像对他不太好。”

    “如果他家里人对他不好的话,那我……”

    我应该对他更好一点。

    再好一点。

    ***

    第二天,靳余生是戴着口罩来上课的。

    他个子高,气场本来就清冷,黑色的口罩遮住半张脸,像某个刻意低调、却反而变得更加显眼的明星。

    沈稚子撑着脑袋,遗憾地想。

    果然,想要一夜就彻底消肿,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最后一点对他家长的愧疚也烟消云散。

    下了晚自习,她慢吞吞地收拾东西。

    琢磨,怎么才能过去跟他打招呼。

    低下头,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昨天老陈那句“能不能消停一会儿”……她猛然一拍脑袋,突然记起来——

    她已经消停二十四小时了,都这么久了,还需要什么别的理由!

    “我觉得我已经老了。”沈稚子蹭蹭跑到靳余生面前,发出叹息,“一天不跟你说话,像是老了八十岁。”

    靳余生正在收书包的手微微一停:“……”

    这个话,他该怎么接。

    他是不是该说,我也老了八十岁。

    “可是看到你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年轻了八十岁。”猜到他不会开口,她自顾自地一本正经,“一定是因为你认真修炼了沈家的武林绝学,内力四溢影响了我,让站在你身边的我也跟着返老还童。”

    靳余生默了默,声音低沉:“……想说什么?”

    能不能直说。

    他尝试过了,可他实在是猜不到她的想法。

    沈稚子眨眨眼:“鸡蛋好玩吗?”

    靳余生顿了顿,舌尖抵住上颚:“好玩。”

    “那你今天也要记得玩。”沈稚子眼巴巴看着他。

    他皮肤白,口罩遮不住整张脸,眼角下方仍然隐隐有红晕。只不过其他同学都以为他感冒了,没有多问。

    他点头:“好。”

    “但,但是。”沈稚子有些慌张,“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在推销鸡蛋。”

    “……”

    “只是我想,如果今天我也给你送现成的鸡蛋,万一没人看着你练功,它很快就会凉……那你还得拿回去重新热。”她有些纠结,“可是昨天食堂的阿姨告诉我,鸡蛋热久了会爆炸。”

    她很害怕,他连早饭都不会做。

    如果带鸡蛋回去热,会不会被两颗蛋炸瞎。

    ……那还不如让他买生鸡蛋回去自己煮。

    至少他不会因她而年少致残。

    靳余生张了张嘴,说不出别的话:“……我知道。”

    语气里有满满的莫可奈何。

    “你看,既然……我把沈家的武林绝学都告诉你了。”沈稚子眼睛咕噜咕噜转,“这个周末,我能去找你玩吗?”

    靳余生抿唇:“嗯。”

    他这么爽快,沈稚子倒是愣了愣。

    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说什么?他说!嗯!

    他没有再拒绝她!也没有再神情冷淡地让她滚回家写作业!

    沈稚子开心得想出去放一挂鞭炮:“你真棒!那我们电玩城见!”

    靳余生下意识道:“别去电玩城。”

    沈稚子:“……”

    一颗心飞快地冷下来。

    “我的意思是,”他赶紧补救,“我不在那儿打工。”

    沈稚子倏地睁大眼:“你被开除啦?”

    “……没。”

    她不相信,表情十分痛心:“是不是因为上一次,你滥用职权开箱,把所有娃娃都给了我?”

    “……”

    靳余生开始怀疑人生。

    是他声音太小了吗。

    她好像听不见他说话。

    “如果是因为这个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把那些娃娃都还回去的!”沈稚子只是想在他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大度与无私,她满脸都是苦情剧女主的大义凛然,“我也可以解释给你的领班听,那都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无情的命运,让我们相遇!”

    “……”

    他不想听这个了。

    他想听点儿别的声音。

    比如亲她。

    靳余生抿住唇,眼眸微沉,薄唇崩成一条线。

    “但,如果全都还回去的话……”说着说着,她又有些舍不得,“我留一个行不行?只留一个。”

    靳余生忍不住:“娃娃是我付钱买的,不用还。”

    他微顿,声音低沉:“我把地址发给你。”

    沈稚子缓慢地眨眨眼:“你没有加我微信好友。”

    他犹豫了一下:“……因为我没有你的手机号。”

    他把自己的号码给她之后,明明等了很久,可一直不见她来加他。

    他以为她忘了。

    可她如果真的忘了……他又觉得,情有可原。

    毕竟……他凭什么被人记得。

    “这怎么能怪我,我很早之前就加了!可你一直没有回复!”沈稚子不可思议地睁圆眼,语气很委屈,“我还一个人在寂寞的深夜里难过了好多天!”

    靳余生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

    微信绑定的是旧号码……可她存的却是自己的新号。

    那她搜到的人,很可能不是他。

    又怎么会通过她的好友请求。

    指骨抵上眉心,靳余生迅速做决定:“我知道了,现在加吧。”

    手伸进口袋,他微微一怔。

    半晌,声音有些闷,“我的手机不见了。”

    沈稚子气得想掉头就走:“能不能别找这么多借口!”

    其实即使拒绝她,她也不会怎么样的啊!

    大不了就打他一顿。

    ……还很可能打到一半,就因为不忍心而停手了。

    沈稚子沮丧得要死。

    他拒绝她一百遍,她也会两百遍地想要靠近他。

    靳余生放下书包:“我去楼上看看。”

    正巧班长从自习室回来,见他俩站着不动,很好奇:“怎么了?”

    沈稚子面无表情:“他手机找不到了,不知道丢在了哪。”

    “那简单,开声音了吗?”

    靳余生“嗯”了一声:“开了震动。”

    “找个有你手机号码的,打个电话不就行了。”班长是个热心肠,顺着周围问了一圈,“你们谁有靳余生的电话?”

    ——沈稚子有。

    靳余生张了张嘴,没说出口。

    她看起来好像有点儿生气……是在生他的气。

    如果现在过去跟她说话,她会不会更生气。

    他垂下眼。

    不想让她不开心。

    晚自习已经下了课,教室里还剩一半多点儿的同学。听到班长这话,大家的神情都变得有些微妙。

    班上没有人存了靳余生的电话。

    他的电话号码跟黑客机密似的,根本就没人能活着拿到。

    “那个……”教室里沉寂半晌,有人弱弱提醒,“许时萱不是有吗?”

    她那么高调,恨不得告诉全年级,只有她存有靳余生的电话号码。

    说曹操曹操到,下一秒,许时萱刚好抱着课本从楼上下来,推开教室的门。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过去。

    她微怔,声音细细地问:“怎么了?”

    班长简明扼要地说明原委。

    许时萱恍然大悟,笑道:“这样啊,小事。”

    下一刻,她的目光不疾不徐地扫过每一个人的脸。

    最终落在面色不那么好看的沈稚子身上。

    她看着她,在心里冷笑。

    死皮赖脸地黏着靳余生又有什么用,这么久了,他连号码都没给她。

    冷嗤一声,她从口袋里捞出手机,慢条斯理地调出靳余生的电话,点击绿键,再顺手按扩音。

    下一秒。

    静寂的空间里,众人屏住呼吸,听见一个响亮的机械女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