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章 来我家住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沈妈妈立刻拒绝:“明天不行, 我周末有工作。”

    “是吧,我也觉得明天不合适。”沈爸爸的记忆连七秒都没有, 他从善如流, “那就下周。”

    沈妈妈点点头。

    “如果他还没找到合适的住处,我也可以帮他租房子。”沈爸爸笑得很和善, “再请个人照顾他。”

    “行。”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沈妈妈冷静地擦擦手, “我吃好了, 小孟不在, 你去刷碗吧。”

    “……好的。”

    厨房里水声哗哗,沈稚子想来想去,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敏锐地凑过去, 小声问:“你是不是很不想让别人住到我们家来?”

    “你不要问这种问题,”沈爸爸一脸严肃, “被你妈妈听见了不好。”

    “……”

    沈爸爸想了想, 十分感慨:“主要是我觉得,你妈妈对待威风堂堂和对待沈湛, 都比对我好。”

    “……”

    他叹气:“她从来不让威风堂堂和沈湛洗碗。”

    “……”沈稚子无法想象, 一条狗站在水池前洗碗的画面。

    沉默了一下,她捡起一只碗,决定帮帮她可怜的父亲。

    “所以今天,你干得很好。”沈爸爸夸她, “不能再让别人住进来了, 不然我就会彻底失宠。”

    “……”

    “但是稚子你不要误会她, 你妈妈结婚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很宠我的。”

    “……”沈稚子努力耐住性子。

    “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生二胎吗?”

    “……”她突然有点明白,自己叨逼叨的能力是从谁那儿遗传来的了。

    沈稚子默默放下碗:“你自己洗吧。”

    “……”

    “记得洗干净一点。”

    “……”

    ***

    年级上动作很快,周一一返校,就把年级前十的红榜贴了出来。

    其他人用的都是入学时统一拍摄的蓝底证件照,只有靳余生的照片,是在走廊上临时拍的。

    映着背后晴空万里,少年目光冷淡,看起来心不在焉,清俊得不食人间烟火。

    沈稚子一走出办公室,就看到围在红榜前叽叽喳喳的人群。

    “年级前十每次都是这几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挪挪窝换换血啊……”有人嘟囔,“不过这个第一看起来很面生,我们年级上以前有这个人吗?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天上掉下来的吧,毕竟他的画风都跟其他人不一样……而且你觉不觉得,这个人的颜值,把红榜的美化度都拉高了?”

    “啊啊啊是的是的!我刚刚就想说!他好好看啊!”

    “这男生好像是前几周转学来的……天呐我好羡慕他们班的女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别吧,学霸不都是热爱学习的好宝宝吗,你别一天到晚想着腐蚀人家……”

    ……

    沈稚子气成河豚。

    逼逼什么,你们又不在榜上。

    问题是……

    她也不在榜上,好恨TAT

    沈稚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教室。

    忧伤异常,在角落里蜷成团:“唉,我好不开心。”

    盛苒不为所动:“这个学期,你每天都很不开心。”

    “爱情使人多愁善感,还使人脱发。”她撸撸头发,半晌,又有些愤愤不平,“可是我跟你说,你都没见到那些女生看他照片的表情,就像是要脱掉他的衣服!”

    “……我觉得,只有你是这样想的。”

    “不是呀。”天气阴晴不定,这几天取消了大课间的课间操。沈稚子趴在座位上,眼睛骨碌碌地转。

    她抬手往前方指指,小声逼逼,“我都看见好几波了,来找他问问题的女生。”

    盛苒顺着她的手指往前看,果不其然,看到有人在拿着题目,找靳余生问问题。

    少年单手撑着额头,话一如既往地少,但也会礼貌性地指出问题。手落在试卷上时,再也不往前靠一步,始终保持者疏离的距离。

    “卧槽,有毒吧?”看着看着就觉出了不对,盛苒笑成狗,“为什么别班女生也要来找他问问题?”

    “你看,我就说吧!”沈稚子委屈得不行,“他每天在外面招蜂引蝶,一点都不懂得遮掩自己的美色!”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声的音量有些高,靳余生的背脊突然僵了僵。

    沈稚子莫名怂了一下。

    可是想想……她很懂得反侦察,从没真正提过他的名字。

    他应该不知道她在说他。

    那就没关系。

    盛苒欲言又止,沈湛从门外进来,往她桌角放了一盒奶。

    两个人短暂地对视了一秒,什么也没有说。

    沈稚子眨眨眼,竟然有点儿羡慕这种默契。

    “我是不是也应该每天早上,给他送盒奶?”

    盛苒呵呵:“他再喝奶,身高就会从一米八八蹿到两米。”

    沈稚子立刻决定放弃:“……那太突破人类极限了。”

    她以后要是想亲他,踮起脚尖也只能吻到下巴。

    ……那还怎么强吻。

    “不过,”盛苒想了想,“你觉不觉得,其实你直到现在,连最基本的步骤都还没有完成?”

    “比如?”

    “你没有他的联系方式。”盛苒神神道道,“直男尬撩术里,早中晚问‘吃了吗’不单单是拿来当笑话讲的。背后的深层原因是,添加对方为微信好友,是唯一一种能让你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随时出现在他生活里的方法。”

    沈稚子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用这种方式,去刷存在感?”

    “……也不是。”盛苒梗了一下,“你开发点儿别的玩法,别被他发现你其实是个弱智。”

    “可他没有联系方式,上一次观星的路上,他亲口告诉我的。”沈稚子垂下眼,认真地道,“我觉得,他不会骗我。”

    盛苒犹豫一下,决定带领她面对现实,“可他就是在骗你。”

    “……”

    “我听说,”盛苒看看周围,压低声音,“许时萱有他的电话。”

    “别吧?这个难度也太大了!”沈稚子认真地想了一下,疯狂摇头,“怎么要?我去打她一顿,再对她施加一下校园暴力吗?你让我去黑了教务处,都比找她要号容易。”

    盛苒呼噜噜地吸空了盒子,满足地拍拍她:“那你黑了教务处吧。”

    “……”

    “记得小心点儿别留下痕迹,不然要被处分的。”

    “……那我还是去绑架他吧。”

    ***

    沈稚子开始偷偷摸摸地观察许时萱。

    许同学最近人气迷之旺,总有很多人正在找她,或是奔赴在来找她的路上。

    不知道真的找她有事,还是听说她手上有谁谁谁的手机号……打算曲线救国。

    沈稚子有些嫉妒。

    她没有,可是许时萱有。

    想想看,四舍五入的情况下,靳余生都已经送她回过家、跟她约过会了。

    可她直到现在,还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唉,前路漫漫。果然越是好看的东西,就越难以攻略。

    叹口气,她拿上水杯,今天第七次假装不经意地,经过许时萱的课桌。

    果不其然,又听到她在声线柔软地跟人说:“没有啦,我手上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对方有些失望:“这样吗?可是大家都说,他的手机号,就只给了你一个人……”

    开学第一天,她是第一个去问他联系方式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记了他电话号码的人。

    许时萱有些脸红:“确实是这样,可他不太希望别人打扰他……”

    这话就说得很微妙。

    明里暗里,仿佛对于靳余生来说,只有许时萱是不同的。

    那人果然便懂了,若有所悟:“哦……这样啊。”

    这段对话,沈稚子今天已经听了不下四遍。

    ……她觉得她在自虐。

    可这次来的这个人,自虐倾向竟然比她还严重。前几个姑娘都是听到这儿就“不好意思,打扰了,谢谢你”,然后红着脸冷着心离开了,可她听许时萱这么说,居然还多问了一句:“那你跟靳余生,现在是什么关系?”

    半个教室的耳朵都竖起来。

    许时萱愣了愣,一张脸涨得通红:“我……我跟他……”

    她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解释。

    下意识地,用余光往靳余生的方向扫。

    他好像精神不济,从上上个课间起,一打下课铃就立即躺倒。少年趴在桌上时,背脊崩成弓,气场冷冽,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她甚至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吵醒他。

    “我们……”许时萱想来想去,反正靳余生都睡着了,应该也听不见……

    她轻轻咳一声:“我们的关系,还有很多种可能性呀。”

    下一秒,就听到少年清冷的嗓音——

    “没有关系。”

    众人微怔,纷纷看过去。

    许时萱见他醒了,惊慌失措:“我,我们吵醒你了吗?”

    靳余生眸光冷淡,一言未发,就又歪着头倒下去。

    “……”

    半晌,有女生小声问:“他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回答。

    沉默了很久,直到杯中接满水,沈稚子折身返回座位,看见许时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才迟迟反应过来。

    ——你跟靳余生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她突然有点儿想笑。

    不行,不能太嚣张,不然嘤嘤怪又要哭唧唧。

    她要找个角落,偷偷地放声大笑。

    白色的灯光下,靳余生枕在手臂上,睁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窗玻璃。

    玻璃的倒影里,水机前已经没人了。

    他垂下眼,想起刚刚沈稚子的表情。

    她拿着个雨滴形小水杯,淡蓝色的瓷面,正中画着小小一尾鱼。少女微微低着头,高马尾的末梢掉下来,乌黑微卷的发尾落到肩膀前,衬得脖颈白皙如瓷。

    她像是在玩水机,一下一下地按开关,水流一截一截落到杯子里。耳畔声音清脆,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许时萱的话落入耳朵,他心里突然涌起强烈的烦躁。

    他来明里附中之前,在以前的学校里,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那时候觉得没什么。

    毕竟那些女生的脸,他一张都记不住。

    可问题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现在好烦,不想看见那些脸,谁也不想理。

    微微眯眼,靳余生的舌尖抵住上颚。

    早知道,他应该少考两百分。

    那样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来找他问问题了。

    ……或许她也会开心一点。

    ***

    沈稚子决定放弃许时萱这条线。

    与其曲线救国,还不如直接去找靳余生。

    毕竟他好歹也送自己回过家,还跟自己约过会……嗯,在四舍五入的前提下。

    所以……大概也许可能,他也不是那么难以接近吧?

    忐忑地看着前排那个背影挺拔的少年,沈稚子想来想去,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不能怂,怂就输一半。

    晚自习进行到一半,教室里一片安静。

    她屏住呼吸。

    时钟啪嗒啪嗒跳,巡逻老师背着手从后门一闪而过。

    ——就是现在!

    瞅准时机,她赶紧伸长手臂拍拍靳余生:“嗨,朋友!”

    声音低而小,靳余生顿了一下,转过来。

    为了提高自习效率,学校将每个班的学生都分成了两部分,晚自习时一半留在本班教室,一半去楼上的自习室。所以座位被打乱后,沈稚子迅速抱着作业占领了靳余生后座。

    “你能不能教我做道题?”她拿出自己毕生最大的真诚,朝他眨眨眼,“我尝试了很多答案,都不对。”

    她声音很小,可他还是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默了默,他在草稿纸上写:去问老师。

    四个字一笔到底,清隽有力,风骨俱佳。

    沈稚子有种冲动,想把他的草稿本撕下来,带回去珍藏。

    “可是我怕被语文老师骂。”沈稚子瑟缩一下,“老陈好凶。”

    “……”

    靳余生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浅褐色的眼睛不像黑色一样深不见底,可他这样看着她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有压迫感。

    高高在上,气势逼人。

    沈稚子突然又有点怂。

    她犹豫了一下,赴死一样举起昨天的语文作业:“一眼,就看一眼……”

    靳余生顿了顿,忍耐地叹口气,接过来。

    是道内容非常伟光正的小说阅读题,她做错了一个填空。

    他顺着题目看下来,问题问的是,谁是最可爱的人?

    答案是,辛勤的劳动人民。

    而她填的,是工工整整的三个字:靳余生。

    靳余生一口气上不来:“……”

    “沈稚子。”他把卷子塞回去,沉声,“好好做作业。”

    她神情恹恹:“哦。”

    气压又变低了……真是不经撩。

    每次半带玩笑地撩,都是一撩就生气。

    虽然如果被他划入安全范围,大概会让人很有安全感,可是……沈稚子趴在桌子上,想法飘忽不定。可是现在,她跟他的安全领域还隔着十万八千里。

    ……她跑得这么慢,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跑进去。

    没有来由地,沈稚子突然有点灰心。

    因为她完全不知道,靳余生在想什么。

    从她认识他以来,好像就一直是她在用各种方式……试探他的怒点和底线。

    而且无一例外,每次都成功地惹他生气。

    “那个,你别生气。”她眨眨眼,轻轻戳戳他,“我以后不撩……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

    只是下一秒,想到他的脸,她沉默一下,又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等等,不对,我重说。我的意思是,我以后努力忍着,忍不住的话,就靠你多担待一点。”

    “……”

    靳余生身形一滞,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他有些无言以对,转过去,女生的眼神却很认真。

    黑而明亮的桃花眼,光芒潋滟,天生带笑。

    喉结不自觉地滚了一下。

    他移开目光,站起身:“……出去说。”

    沈稚子微微愣了愣,连忙也跟着他跑出去。

    时节进入冬初,天气变得有些凉。晚风迎面来,夜空中星辰明亮。

    两栋教学楼在夜色中灯火通明,走廊上没有开灯,影影绰绰的,有人在低声讲题,有人在小声背书。

    靠在围栏上,他看着她。许久,低声问:“你想跟我说什么?”

    他声音低沉,微微带着点儿哑。离得这么近,沈稚子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没有错,就是薄荷糖啊!让人想要一口吃掉的那种味道!

    脑子里轰地一声,她一紧张,什么想法都没了,开始胡言乱语:“我,我想跟你学遁地。”

    靳余生:“……”

    这是什么技能,他有吗。

    下一秒,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沈稚子心里一慌,无意识地揪住他的衣角:“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好想把你吃掉,可是吃掉就没有了。”

    靳余生:“……”

    虽然不太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冷静地拽住衣角,从她手中夺了回来,“……你好好说话。”

    不要动手。

    “我……”沈稚子很懊恼,她想抖几个包袱来缓和一下气氛,可一张嘴,说出来的都是他get不到的点,“那个,我跟你说实话吧。”

    靳余生看着她。

    “我原本以为你考得不好,所以想安慰你。”她顿了顿,有些生气,“可是你考得比我好。”

    “……”

    “比我好很多!”

    靳余生舌尖抵住上颚:“……嗯。”

    他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考那么高分。

    所以,她不开心不是因为太多女生找他问问题,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她只是单纯地讨厌,有人比她考得好。

    ……好太多。

    靳余生垂下眼。

    “所以,那个……”沈稚子低着头叽叽歪歪,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顿了一下,破罐子破摔,“你能不能安慰一下我!”

    “……”

    夜色清明,清淡的雾气在空气中缓缓飘散。云层之上,群星璀璨。

    沁凉的风带动女生细碎的刘海,她不服输地望着他,扬起的下巴白皙小巧,表情像只张牙舞爪的猫,有点儿故作张扬,又有点儿隐含的畏怯。

    他一动不动,看着她。

    仿佛一瞬,又好像过去了很久。

    靳余生的舌尖向上抵。许久,他迟缓地移开视线。

    没有救了。

    她这个样子,他竟然也会觉得……可爱得要命。

    想亲……想拥抱。

    在心里长叹一口气,他缓慢地开口:“前几天,陈老师问我,要不要做学习小组。”

    沈稚子飞快地眨眨眼。

    在心里尖叫,当然不要!

    “我跟他说,不要。”

    沈稚子不说话,看着他。

    “理由是……”他顿了一下,声音像低缓的大提琴,“班上绝大多数同学,都像沈稚子一样聪明。”

    “建立学习小组,反而会拖慢前面同学的进度。”

    她不需要学习援助。

    所以,他也不想援助别人。

    夜风徐徐,良久,他问她:“这算不算安慰?”

    ***

    沈稚子缓慢地眨眼。

    靳余生是不是被什么附了身……

    她觉得,他把半辈子的话都讲完了。

    可是……

    她舔舔嘴唇。

    他真的好可爱。

    她得寸进尺,还想要他的电话号码。

    “算……吧。”按住心里疯狂的小鹿,沈稚子故作矜持,微微皱眉,“可是,不够诶。”

    “……”

    她犹犹豫豫,小心地观察他的反应:“你,你能不能把你的电话号码也给我?”

    靳余生眉峰微聚,眸光不自觉地向下沉了沉。

    这是她第二次,向他要电话号码。

    可是他想不出什么理由,为什么非要要他的手机号码。

    她又不喜欢他。

    他好想直接问……

    又很怕自取其辱。

    沈稚子见他眼色微沉,赶紧摆手:“不,不给我也没关系的。”

    她真的好怕他生气。

    靳余生站着不动。纠结了很久,犹豫着问:“你……不会把它卖了吧?”

    沈稚子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在说什么!”她无辜地睁大眼,“我是那种人吗!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人?”

    她怎么可能拿他的电话号码去卖!

    她有那么丧心病狂吗!

    靳余生很想说,是的。

    因为他想不到别的理由。

    只有这一条,稍微靠谱点。

    可是……看到她悲愤欲绝的表情,他想……算了。

    卖就卖了吧。

    反正他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他从来拿她没办法。

    ……他只能认输。

    抽出口袋里的笔,靳余生撕下一张便利贴。

    低下头,借着她的手掌,在纸上留下一串流畅的数字。

    “我的号码。”夜风中,他声音清冷,一本正经,“望惠存。”

    ***

    这串数字,让沈稚子一直兴奋到周末。

    学校里没有网,她平时用手机的次数也少,周末加了靳余生的微信,从早到晚都在等回复。

    就像在还没有通电的年代里,等待一封心上人从远方寄来的信。

    酸涩又甜蜜。

    沈爸爸见她一直如坐针毡,关注点全程落在手机上,忍不住小声赞赏:“装得好。”

    沈稚子:“……”

    “等会儿客人来了,你就也摆出这副架子,千万别给他好脸看。”沈爸爸提醒,“一定要做出心不在焉、不欢迎他来的样子。我听你妈说,那个小男孩好像也不太想住到我们家来……呵,这样正好。别给他好脸,万一对他太好,他突然改变主意,那就糟糕了。”

    沈稚子看着他,警惕地问:“为什么不是你唱黑脸?”

    “大人不能这样,太没有礼貌了。”沈爸爸一本正经,“但你这样没关系,你待客不周,他们顶多在背后说一句,‘沈家姑娘没家教’。”

    “……你确定,我没有家教,跟你无关吗?”

    沈爸爸笑了:“因为认识我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事实。他们都很精明,会理智地将错误归咎在你个人身上。”

    “……哦。”呵呵。

    低头看了眼手机,消息仍然在等待验证。

    沈稚子想了想,站起身:“我去趟卫生间。”

    “行,你手机就放这儿吧。”

    本来都走到门口了,听见这句话,她又不放心地折返回来,“……算了,我还是带着去。”

    “……”

    怎么对爸爸一点信任都没有。

    看着女儿出门,沈爸爸慢悠悠地收回目光,也垂着眼看手机信息。

    沈妈妈想了想,不放心地提醒他:“这男生的父亲家,以前跟我家关系很好……等会儿你别乱说话。”

    他怎么会乱说话!沈爸爸觉得很冤枉,嘴上直应好:“不说不说。”

    顺手回复了几封工作邮件,藤木编织的包厢门微微一响,他下意识望过去。

    天将黑未黑,天边晃着一抹澄澈的蓝。

    男生被服务员领着进门,个子很高,立在门口,像一株健康挺拔的植物。

    他听见他向服务员低声道谢。

    声音低沉清澈,周到而疏离。

    踏进包厢门,柔和的灯光照下来,沈爸爸这才看清他的脸。

    面容白净,五官分明,气场干净而清冷。

    迎入门,他主动问好:“白阿姨好。”

    沈妈妈连忙介绍:“子瑜,这是你沈叔叔。”

    靳余生从善如流,礼貌地颔首:“沈叔叔好。”

    沈爸爸回过神,连忙招呼:“好好,你快坐下。”

    简单寒暄几句,沈妈妈解释:“我姑娘刚刚出去了,马上就回来。等她过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

    靳余生点了点头,目光很淡。

    沈爸爸敏锐地在他脸上,捕捉到细微的心不在焉。

    呵。

    他在心里冷笑。

    不喜欢我姑娘吗。

    可巧,我家姑娘也不待见你。

    正在心里想着,就看到窗前浮现出一个人影。

    沈爸爸不易察觉地勾起唇角。

    下一秒,沈稚子推开包厢门。

    靳余生下意识地回过头。

    四目相对,沉寂三秒。

    两个人在对方眼中捕捉到同样天崩地裂、破云穿石的惊愕。

    沈爸爸以为女儿在心里思考对付他的招数,得意洋洋地朝她使了个眼神。

    快,让他看看你的厉害。

    接着,他看到沈稚子不可思议地咽咽嗓子,耳根泛红,声音激动得开始颤抖——

    “你,你愿不愿意在我家住下?”

    “一,一辈子都可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