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章 他的味道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轰隆隆——

    闪电如同游走在天际的青蛇,雷电交加,雨声骤急。

    水汽茫茫,白色的灯光下,少年下巴线条流畅,清冷的面庞显得尤其清俊。

    沈稚子晃了一下神。

    “好……好啊。”半晌回过神,她强颜欢笑,“真,真的是太巧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带伞?”

    靳余生静静看着她,一言不发。

    除了没带伞,他想不到她在学校里待这么晚的理由。

    这短短几秒钟的空档,沈稚子飞快地回过了神。

    她迟缓地眨眨眼。

    两把伞就两把伞,反正绕这么一圈,最后的目标不也还是达到了。

    感恩雨神,这肯定是神的指示。

    “那个……靳余生。”她舔舔唇,恬不知耻地再接再厉,“我问你个事,你说实话。”

    “……”

    “你是不是一直在偷偷地观察我,伺机而动,想着要送我回家?”她小心翼翼,表情又很认真,“还一直不动声色地勾.引我,企图引起我的兴趣?”

    “……”

    靳余生沉默一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怎么一撩就生气!

    “喂喂,我跟你开玩笑的!”沈稚子哭笑不得,赶紧提起书包往外跑,“你跑慢点!”

    一前一后走出教学楼,巨大的雨点噼里啪啦,不要命似的砸下来。

    校园内行人稀少,有对小情侣走在他们前面十几米,男生搂着女生的肩膀,女生死死地依偎在他怀里,撑着把不顶卵用的小遮阳伞,在妖风中晃成筛子。

    地上弥漫着水汽,将余光渲染成一片湿润的白。

    沈稚子眼巴巴地看看他们,再看看自己。

    哪怕备用,靳余生也一点儿不马虎,撑的是把二十四骨的大黑伞。

    伞面大的遮天蔽日,防风防雷又防雨。别说在狂风暴雨里生死相依了,他俩隔得这么远,她连他的手肘都碰不到。

    沈稚子嫉妒得快要变形。

    为什么要发明这么大的伞,又不是去卖西瓜……

    不对,根本就不该发明伞!

    两个人一起淋雨不好吗!他湿漉漉的样子多诱人!

    叹口气,她忧愁地将手伸到伞外。

    手心迅速凝起一串圆润的水珠。

    “啊,你看这淅淅沥沥的雨,多么美妙绝伦的好天气。”

    “……”

    靳余生身形僵了一下。

    她又在犯什么病。

    “我知道你肯定想问我,为什么要说雨天是好天气。”沈稚子埋着头,自顾自地叨逼叨,“道理很简单的,你想想,历史上多少经典故事都发生在雨天,什么梁祝初遇啊,白蛇许仙啊,周杰伦歌词里的那些她啊……不都是因为天公作美,给他们下了场雨吗?”

    “……”

    “而且,”她舔舔嘴唇,“主角们都特别默契,他们出门时,不管什么天气,都绝对不带伞。”

    靳余生:“……”

    她仿佛在暗示他什么。

    “所以,”她表情期待地小声提议,“不如我们也把伞扔了?”

    “……”

    靳余生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你……”

    他话音未落,下一秒,一道惊雷毫无征兆地凌空劈下。

    紫蓝色的光像脱轨的电车,重重地落下来!

    沈稚子半条胳膊还悬在外面。

    靳余生眼神一紧,眼疾手快地攥住她,手腕朝后用力。

    电光火石间天旋地转,沈稚子来不及反应,猝不及防地膝盖一软。

    然后——

    跌进他怀中。

    视野之内,白汽蔓延。

    她趴在靳余生怀里,气息温暖,少年的心跳平稳而有力。

    后知后觉般的,身后传来巨大的喀嚓声。

    天地苍茫,水珠四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沈稚子的理智一点点回流,半晌,才晕晕乎乎地想起来——

    他身上的味道,好像跟初遇时不太一样了……

    甜甜的,像是薄荷糖。

    ***

    雨还在下。

    靳余生身上味道实在太好闻,沈稚子没有闲情去想原因,可这一刻她陶醉得找不着北,恨不得在这一秒内待一辈子。

    牡丹花下,不如让她死一回吧。

    最后还是靳余生拽着她的手腕,把八爪鱼一样吸在自己身上的人扯了下来。

    他沉着脸:“你要不要命?”

    被迫脱离了他的温暖源,沈稚子很不开心。

    别扭了半天,她不情不愿地回头,看看刚刚被惊雷劈倒的小树。

    树干从中劈开,半棵重重地砸到地上,正落在她刚刚站立的地方。

    她肃然起敬,飞快地在心里给这棵树敬了个礼。

    感恩大自然的无私馈赠,竟然用一条无辜的生命,来为她换取美好的拥抱。

    “可,可我没有向雨神祈祷,来一道雷劈死我呀……”转回去,沈稚子心虚地狡辩,“而且,你肯定会拉住我的啊!”

    靳余生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下去。

    其实他平时也没什么表情,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露出这副神色,沈稚子都会不受控制地感到怂。

    她从没对谁有过这种感觉。

    像是连自己的心跳都匀出去了一部分,那部分变得好像属于她又好像不属于她,情绪丝丝缕缕地,都跟对方联系在一起。

    他低气压的时候,她也会跟着慌。

    鬼使神差,她咽咽嗓子,不敢置信地小声问:“你,你不会是后悔刚刚拽住我了吧?”

    “……”他不说话。

    “不会吧?”仿佛什么可怕的猜想得到了验证,沈稚子顿时慌乱起来,“你,你竟然后悔救了我?”

    “……”他没有。

    “亏我刚刚还在心里,对你感激不尽!”她指责他,“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幸被劈倒了,世界上就少了一个仙女!”

    “……”靳余生舌尖抵住上颚。

    他被强烈的不知所措包裹着。

    她就像一个小孩子,完全没办法用大人的思维去劝……

    只能哄。

    可是,他该怎么哄。

    雨势丝毫不见减小,沈稚子还在义正辞严地逼逼:“或者在你心里,你也一直在嫉妒我的美貌?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没有了我,你就是世界上最美的人了?嗯?你怎么能这样想,嫉妒心太重不好的你知道吗……”

    他看着她,看她嘴唇一开一合。

    靳余生沉默半天,几次三番想开口,几次三番被她堵回去。

    滔天的脾气都被磨没了。

    他心好累。

    半晌,他无力地说:“……回去吧。”

    ***

    好不容易把喋喋不休的沈稚子送上车,靳余生撑伞途径营业厅,买了一张新的电话卡。

    回到周家时,天色渐渐暗下来。

    朱漆大门庭院深深,门前挂着光线柔和的小灯笼,镇宅兽昂首挺胸,古朴而低调。

    他穿花拂柳,经过精致小巧的石桥。甫一转过月门,耳畔传来一阵惊呼。

    院中一片狼藉,到处是水。

    何见月正束手无策,看到他,眼睛立时一亮:“子瑜,快帮我抓住那条鱼!”

    靳余生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眼疾手快,他上前几步躬身一捞,便将那条快要蹦进观景池的鲫鱼握在了手中。

    小梅难为情极了,面红耳赤地跑过来,接住鱼。

    何见月哭笑不得,一边抽纸帮他擦手,一边又嗔怪:“我早说过,不让小梅在院子里剥鱼。现在倒好,连条活鱼都按不住。”

    靳余生低声道了谢,示意他自己来。顿了顿,又有些意外:“今天,您亲自下厨?”

    “对呀。”南方女人的腔调,说句话都像是在撒娇。何见月温温柔柔,在石桌旁坐下,“你周老师今天回来,我给他做两道菜。”

    周有恒,是靳余生的书法老师。

    周家书香门第,国学世家,他算半个教授,人前也被尊称一声先生。旧礼拜过的老师,于靳余生算半个父亲,何况他一直以来都待他极好,这次也是因为他的事,才出门这么久。

    靳余生没有犹豫:“那我等他回来,当面道过谢再走。”

    “你就不能安心,好好在这儿住着?”何见月有些无奈,“非要搬出去?”

    懂得她是关心,靳余生神色一软:“我已经叨扰您和老师够久了,周老师帮我解决了那么大的麻烦,其他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

    夜风沁凉,眼前的少年清朗如月。

    何见月有些心疼,但凡他家里不是那样的状况,他都走不到这一步。话到嘴边,却化作一句叹息:“这几日,警察还有没有来找过你?”

    靳余生略一犹豫:“……有。”

    “他们找我,重新录了一遍口供。”

    所以这些天,他一直在往警局跑。

    何见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你父母的事,还是没有新线索?”

    靳余生沉默了一下,舌尖抵住上颚:“没有。”

    他父母死得那么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连嫌犯都还没有锁定。

    希望越来越渺茫。

    “那……”何见月怕他不开心,立刻转移话题,“你姑姑还来找过你吗?”

    “找过。”靳余生想起什么,又有些好笑,“但我不在。”

    他去观星了。

    就为躲开他那位穷追不舍的亲戚。

    “唉。”何见月一时有些无话可说,“人都去了……这一大家子,还有这么多人惦记遗产。”

    靳余生唇角浮起一丝嘲笑:“就是人去了,才敢惦记啊。”

    可惜他一点儿也不好欺负。

    让靳家的人大跌眼镜。

    沉吟一阵,何见月轻柔地笑:“不说这些了,丧气。换了新环境,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话一出口,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忍不住改口,“……还行。”

    只是来明里市之后,他感到茫然无措的次数,陡然增多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

    何见月笑了:“有没有遇见可爱的小女生?”

    靳余生身形微顿,眸光渐渐黯下去:“……没有。”

    有又怎么样。

    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他的。

    他从小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东西真正属于他,他从来无能为力,什么也留不住,

    所以但凡有一点两点的喜欢,也要藏着掖着。

    不可以奢求太多……

    靳子瑜。

    会遭报应的。

    作者有话要说:  靳余生同学今天的日记:

    可我拿她没有办法。

    一点儿也没有。

    ======

    我受不了我自己了!啊!!【松鼠叫

    对不起!我再拖更我是狗!!

    下一章不甜回来,我就是个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