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章 给她道歉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低垂,帐篷前的小夜灯一闪一闪。

    两人相对无言三秒钟,沈稚子眼睁睁地看着许时萱的脸色一点点变青,然后变白。

    面色五彩斑斓。

    “你……你……”许时萱涨红一张脸,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要不要脸!”

    沈稚子摸摸下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她要不要脸。

    ……其实也不是太想要。

    小时候她妈妈就是太要脸了,才放不下架子去教训家里那群亲戚,搞得他们蹬鼻子上脸。

    “你,你太过分了……”可是不等她开口怼,许时萱就先哭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

    “我哪样了?”沈稚子好笑,“住别人的帐篷很奇怪吗?他邀请我来的啊。”

    指天发誓,她一个字的假话都没说。

    “倒是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别人床头碎碎念。”沈稚子一脸玩味,桃花眼夜色里显得尤其清媚,“你不觉得你更不要脸?”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许时萱顿了顿,像是很震惊,腮边挂着巨大的泪珠,“你怎么能说我不要脸?”

    沈稚子:“……”

    不是她先提这茬的吗?

    夜色清明,山坡上原本很安静,许时萱哭得惊天动地,声音惊动了其他人,帐篷的灯一盏盏亮起来。

    几个远远立在高处支着相机拍星轨的同学也放下手中的器材,小跑过来:“这大半夜的,怎么了?”

    许时萱整个人都哭得颤抖,带队老师走过来时,沈稚子还在歪着头想,人怎么能有这么多眼泪啊……

    不会哭出结膜炎来吗。

    许时萱哭得说不出话,带队老师犹豫了一下,问沈稚子:“你打她了?”

    沈稚子:“……”

    她吃多了吗?大半夜不睡觉,把许时萱叫到靳余生的帐篷前来,打她一顿?

    “我打她干嘛?对天祭祀,还是宣告主权?”槽太多,她一下子竟然不知道从何吐起,“谁知道她来干什么,大半夜跑到我这儿,二话不说就开始哭。”

    许时萱听她这么说,哭得更厉害。

    带队女老师是新来的,优柔寡断,不太会处理紧急事件。对于沈三爷的名号,她来附中之前就早有耳闻,可同时也听说沈稚子上高中后就不怎么闹事了,没想到该来的躲不掉,最后还是让她给撞上。

    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老师犹豫一阵,挑了个折中的方法:“要不,你们两个都给对方道个歉,然后和好吧。”

    沈稚子:“……”

    疯了吧,她凭什么要道歉,她做错什么了。

    “因为你看……”老师很纠结,她根本无法跟许时萱交流,只好向沈稚子讲自己的想法,“另外这位同学,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但我们这样僵持下去的话,这事儿就会没完没了。”

    “我说了,是她自己跑过来,莫名其妙就坐下开始哭的。”沈稚子努力按捺住她那颗暴走的心,“跟我没有关系。”

    老师犹犹豫豫:“可是……”

    听起来太玄幻了,她不信。

    沈稚子一言难尽地思考一阵,抬起头,问她那群围观的同学:“你们也觉得我欺负她了?”

    围观的同学们:“……”

    想点头,但是不敢。

    毕竟三爷是有前科的人。

    “那行吧,没办法了。”沈稚子像模像样地叹口气,慢条斯理地捋着袖子站起身,“那我只好真的打她一顿,再向她道歉了。”

    唉,她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如今又被逼着,要重出江湖。

    那语气带着戏谑,许时萱被吓得睁大了眼。

    她觉得,沈稚子没有在开玩笑。

    因为下一秒,对方原本慵懒的眼神就陡然变得凌厉,眼角流光闪过,不待她反应,拳风便破空而来!

    “等等。”

    ——然后,被人从中截住。

    夜风吹动刘海,许时萱颤巍巍地闭着眼等了很久,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疼。

    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目光向上,映入眼帘一张冰雪般的脸。

    心不自觉地漏跳一拍。

    晚风沁凉,靳余生声音清越。外套里面的衬衣随意地敞着两颗扣子,露出一截干净的锁骨。

    但他的眼神没有在她身上停留。

    靳余生短暂地沉吟了一下,目光飞快地扫过沈稚子,然后抬手,拧下自己装在三角架上的相机。

    沈稚子被他拦下,云里雾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相机定点长曝光,可以拍摄出行星的运动轨迹。因此前后半夜中间这段休息时间,很多人都把相机放在山坡上拍星轨。

    不过……

    靳余生舌尖抵住上颚。

    他的不是。

    手指拨动参数朝前翻,他调出一段录像。

    一片屏住呼吸的寂静里,相机屏幕里的帐篷像个发光的小蘑菇,许时萱的声音清晰地在夜色中飘荡开来。

    “……靳余生你睡了吗,我有点儿事想给你说……”

    “……今天我有点失态了,但我不是故意的,也绝对不是在针对你。可是,鱼明明是沈湛买的,沈稚子吃了还要嫌刺多,我就有点儿不开心……”

    “……沈稚子好像很黏你……可我们学校有句话说,流水的男生,铁打的沈三……”

    “……”

    录音里从头到尾,沈稚子一句话也没有说。

    直到最后,她语气慵懒地回了一句,“你说什么?”

    夜风徐徐,靳余生神色平静地拿着相机,围观同学们的表情却渐渐变得微妙。

    许时萱忘了哭,惨白着一张脸。

    沈湛憋不住,纳闷地问:“那鱼确实刺多,嫌弃几句怎么了?我都没生气,你瞎操什么心?”至于半夜跑过来叨逼叨?

    盛苒捅捅他,示意他闭嘴。

    可这句话惊醒了陷入沉思的其他人,老师回过神,尴尬地朝沈稚子道:“对不起啊,老师错怪你了。”

    沈稚子敷衍地笑笑。

    她不怎么在意老师,只是靳余生突然掏出一段录音,让她有点儿心虚。

    录像放到最后,她毫不意外地听到了那句“住别人的帐篷很奇怪吗?他邀请我来的啊”——

    触电一样,一颗心都悬到嗓子眼。

    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毕竟先斩后奏,还打着他的名号……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山顶上没有其他光源,银河压得极低,繁星浩浩荡荡地在少年身后逶迤。他没有看她,唇紧紧绷着,侧脸把星空切割成两个部分。

    沈稚子愣了两秒,在心里啪地甩自己一耳光。清醒一点,这个关口,就不要沉迷他的美色了!

    “那既然事情水落石出,大家就都别围在这儿了。”老师只想赶紧把这事儿给糊弄过去,“散了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许时萱很尴尬,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老师的话无形之中给了她一个台阶,她松口气,正打算借坡下驴,刚一站起身,却又被人拦住。

    星光璀璨,少年的声音清冷如同冰雪——

    “道歉。”

    许时萱愣了半天,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瞪大眼:“你在跟我说话?”

    靳余生没有回应,也没有看她。

    手臂固执地横在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许时萱眼眶一红,又想落泪:“我为什么要跟她道歉!我不道歉!”

    说着,就要往前走。

    靳余生没有说话,她往前走了两步,他硬生生把她拽回来两步。

    许时萱的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靳余生。

    往常气场发冷,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冷。可发起火来,一副默不作声的样子,却一点儿情面都不留。

    她啪嗒啪嗒掉眼泪,靳余生就也一动不动,站在铺天盖地的低气压里,一言不发地陪她耗。

    沈湛和盛苒懒得管,已经开始讨论明天回去之后吃什么。最后还是班长看不下去,踌躇着过来打圆场:“靳余生,要不算了吧。”

    不等靳余生发作,他赶紧又拍拍许时萱:“你也是,话说得太脏了,不管有没有录音,都不该那样说同学啊。”

    许时萱哽咽着揉眼睛,发出轻如文蚋的“嗯”。

    靳余生没有说话,沉默一下,目光落到沈稚子身上。

    她还坐在他的帐篷前,怀里抱着相机,龇牙咧嘴的,不知道在小声嘀咕什么。

    舌尖抵住上颚,他走过去。

    眼前投下一片阴影,沈稚子愣了一下:“靳……”

    后两个字还没出口,他躬身从帐篷里捞出睡袋,塞进她怀里。

    沈稚子蒙了一下,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面对压迫感十足的靳余生,她又莫名有点怂,忍不住主动解释:“我说那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气气许时萱。”

    靳余生不说话,垂着眼。

    “你不会又生气了吧?”半晌,沈稚子小心翼翼地戳戳他,“可,可我也没有撒谎啊……”

    “后半夜,”他顿了一下,唇崩成一条线,“去跟盛苒睡。”

    沈稚子一愣。

    然后瞬间炸了:“为什么啊!你讲不讲道理!是许时萱自己跑到我这里来闹了一通,关我什么事!”

    他不说话,她想来想去,越想越不爽。

    都怪那段录像。

    虽然录像帮她迅速解决了这件事,可也让靳余生听到了她那句狐假虎威的话。

    ……那她宁愿没有录像啊!

    靳余生一言不发,将她拖到地上的睡袋一角捡起来。

    “而且,”她不服气,“为什么别人的相机都是开长曝光,只有你的是录像啊!”

    虽说他录的是帐篷外面,可也还是很奇怪啊!

    他是痴汉吗!

    靳余生心里有些纠结,他犹豫着沉默了一阵。

    许久,语气平静地道:“按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靳余生同学的日记:

    故意开录像。

    即使录的是帐篷外,

    听起来也会像个变态。

    ==

    所以本文又名:《踢皮球》,《女主总是无处可去》,《她来时没有买帐篷,嘤嘤嘤嘤》。

    ==

    修罗场是真人真事,主角不是我。

    但我至今都不能理解小白花这个“我骂你是替天行道,你骂我就是欺负我”的逻辑……反正邪门得很_(:з」∠)_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