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章 你喜欢我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诡异的沉默里,沈稚子兴冲冲地拿着两瓶饮料跑了回来。

    玻璃瓶晶莹剔透,她献宝似的举到盛苒面前:“我拿了樱桃味和橙子味,你要哪一个?”

    盛苒脑壳疼,先别管什么口味了,要紧的是赶紧拯救一下修罗场。

    “刚刚国王下了指令。”压低声音,她随手接一瓶过来,“抽到黑桃六和红心七的人,隔着纸牌接吻。”

    “哇,我去拿个饮料的功夫,你们就玩儿到成人频道了?”沈稚子将另一瓶饮料也打开,目光在场内打量一圈,“那怎么不见人动弹?”

    “黑桃六是靳余生,红心七……”盛苒顿了顿,提醒道,“在你手上。”

    汽水入喉,沈稚子毫不意外地呛了一下。

    捂着嘴咳了两声,她面色通红地放下饮料,不知是气还是笑,“谢谢你啊大苒苒,你跟沈湛真是……真是我的好朋友。”

    先前盛苒说要找个别的方法,并没有挑明是什么。

    她原先以为,玩儿这游戏顶多也就牵个小手啊勾个小指头,没想到沈湛直接来这招。

    擦干手上的汽水,沈稚子目光向上,眼神又偷偷摸摸地落到靳余生身上。

    火光映亮少年半边脸,他微微低着头,纸牌在手指尖转来转去,肤色凝白,侧脸也好看得不可方物。

    沈稚子不知不觉,又点起了星星眼。

    她真想跳起来给沈湛一个抱抱!堂哥怎么这么棒,回去就跟他冰释前嫌!

    不管多少遍,靳余生都好看得让她想犯罪——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波都不会亏啊!

    “没有吗?”余光见智障妹妹回来了,沈湛心中大石落地,故意又重复了一遍,“我再问一遍,还没有的话,就重新下指令了?”

    死死按住心里疯跳的小鹿,沈稚子拿着红心七,虔诚得像是捧着通往爱的号码牌。

    下一刻,她软绵绵地举起手:“我。”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过来。

    纷繁的情绪集中到一起,女生们愤怒嫉妒的眼神,像是要隔空切断她的神经。

    可她们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因为三爷非常凶,急了会打人。

    她们不敢惹。

    沈稚子耳根不易察觉地泛红,又缓声解释:“我拿到了红心七。”

    沈湛恍然大悟状,又明知故问:“那另一张——”

    众目睽睽,所有人的心提到嗓子眼。

    靳余生身形顿了一下,眼中情绪莫辨,舌尖抵住上颚,他沉吟片刻,下定决心般地站起身。

    两指松松夹着那张牌,声音低沉而冷淡:“在我手里。”

    即使早有猜测,他话音一落,人群中还是不可抑制地响起叹息。

    有男生笑着小声揶揄:“这要搁别人,三爷早捋袖子了吧?”

    “长得帅就是好啊,这样玩儿都不会被打……”

    “别吧,三爷还挺能玩儿得开的,你见我们平时出去,她什么时候为游戏生过气?倒是咱们这转学生,我怎么看着有点儿不乐意……”

    立刻有人小声逼逼:“不乐意就换牌让我来呀,三爷都长成这样了他还有什么不情愿的……再帅,再帅能有我们沈仙女可爱吗!”

    ……

    嘈杂的交谈声细细碎碎地灌入耳,靳余生心头那把火蹭地一声,又窜了起来。

    沁凉的夜风扑在脸上,指尖掐入掌心,他微微闭眼,深吸一口气。

    然后迈动长腿,走向她。

    少女站在原地,长发黑而柔软,山风带起落在额前的刘海,火光将桃花眼映得明亮如晨星。

    他从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她,借着漫天星辰的辉光。

    她个子不矮,刚刚到达他耳朵的高度。肤色白如象牙,眉下生有一双极漂亮的眼,光芒落进去时深不见底,却能折射出四溢的流光。

    所以当她目光专注地望着一个人时,那么亮的眼睛,好像一瞬间便容不下全世界,满满的只有眼前人。

    让他生出一种贪婪的错觉,仿佛她眼中只有他。

    ……一直只有他。

    靳余生的喉结缓慢地滚动了一下。

    火光盈盈,沈稚子缓慢地眨眨眼,自觉地将扑克牌举到两个人之间。

    靳余生停下脚步。

    她睫毛上有属于夜雾的水汽,让他一时间无法分辨,她目光之中是不是也有期待。

    风吹动衣袖,鼻息之间萦绕着柔软的,属于少女的……橘子汽水的味道。

    “靳同学。”靳余生一动不动,听见她小声叫他。

    他脑海中零零碎碎地,浮现出很多东西。

    春天的羽毛,夏天的果冻,还有里尔克的诗。

    一切中央的中央,一切核的核,杏仁一样包裹着自己,日益甜蜜——

    整个宇宙,最遥不可及的银河,甚至更远……

    巨大的壳在浩瀚空间里扩张,浓稠的汁液正涌动、漫溢……

    被你无限的和平与宁静照亮。

    他眸光不自觉地下沉。

    这么,这么近的距离……呼吸近在咫尺。

    轻而易举地,轰地一声,点燃骨子里的破坏欲。

    他想捏碎她的下巴。

    让她只能看着他。

    “靳余生?”沈稚子见他不动弹,忍不住又眨眨眼。

    他再磨蹭下去,她会忍不住跳起来强吻他,不隔纸牌的那种。

    靳余生眸色昏晦,舌头死死抵住上颚。

    呼吸急促起来。

    不可以——

    不能靠近她——

    理智燃烧殆尽之前,他心底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懊恼,甚至是愤怒。

    太过分了……

    怎么会有这么过分的游戏!

    他猛地避开她的手,沉声呵斥:“牌给我!”

    沈稚子原以为他在发呆,想戳戳他,结果戳了一个空。

    愣了半秒,她下意识照做,抬手交出牌:“牌……”

    不待回过神,两张牌已经在他手中化成了碎片。

    夜空下光影斑驳,风从指缝间穿过,她连一块碎片都没能抓住。

    沈稚子愣愣地站在原地,围观的人都看呆了,大气不敢出。

    靳余生转身,大步离开天文台。

    沈稚子站了好一阵,才迟缓地回过神。

    想也不想,她立刻朝着他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人群再一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班长顿了一会儿,干笑着出来打哈哈,召唤大家继续玩游戏。

    沈湛情不自禁皱起眉:“怎么没人跟我说过,靳余生这么玩儿不起?”

    要不劝智障妹妹收手算了。

    他看着好累啊。

    “那倒未必。”盛苒若有所思,“我觉得,靳余生很可能是突然改变主意的。”

    他没理由把气撒在沈稚子身上。

    排除掉前一个可能,那就大概……是在气自己。

    “可稚子去追他了……”沈湛不放心,“追他干吗啊?别等会儿找不着人,再把自己搞丢了。”

    “呵。”盛苒嘲笑,“知道吗,沈三的优点之一,就是方向感巨强。”

    “她要是想追,能追着靳余生跑两个山头。”

    ***

    沈稚子觉得自己追不了两个山头。

    她很委屈。

    之前齐越送她情书,她是怎么说的来着?

    ——要是有人敢把我的心意放在脚底下踩,我就绑架他,上了他!

    现在她不想上了,她只想杀了他。

    趁着这黑灯瞎火,这深山老林。

    杀人之前,她要绑架他。先把放进小黑屋里关几天,每天亲亲抱抱举高高,让他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想跑跑不掉,想走走不了。然后等她心情好了,就挑个良辰吉日,把他洗得白白净净,换上最可爱的衣服……

    啊啊啊。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沈稚子气得想揪头发。

    她在想什么!她是被人诅咒了吗!

    为什么他都这样甩脸了,她还在想奇奇怪怪的事啊!

    沈稚子恼羞成怒,一脚踢到路边的草丛上。

    尘土飞扬,两颗石子破空而起,精准无误地击上靳余生的后脑勺。

    脑壳突然一痛的靳余生:“……”

    身形顿了顿,他终于停下刻意放慢的脚步。

    转过来,他看了她一会儿,语气莫可奈何:“跟着我做什么?”

    伺机而动,杀了你啊!

    沈稚子低着头,不说话。

    靳余生平复情绪,立刻便被强烈的无措包裹住。

    其实只要离开那个环境就好了,不要离她太近,不要太认真地看她。

    可他好像把话唠都搞抑郁了……

    想来想去,他尽量将语气放轻:“为什么不说话?”

    沈稚子沉默片刻,小声逼逼:“被凶得不敢吱声。”

    “……”

    星光笼罩山林,夜雾在树木之间穿梭。

    靳余生看着闷闷不乐的少女,舌尖抵住上颚。

    他有点发愁……

    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沈稚子见他又不说话了,在心里恶狠狠地骂自己没出息,“为什么每次你一碰到我,就生气。”

    他飞快道:“没有。”

    顿了一下,又强调:“不讨厌你。”

    沈稚子愣了愣,眼睛倏地一亮,猛地抬起头:“那你喜欢我?”

    “……”

    靳余生沉声:“沈稚子,不要瞎说。”

    沈稚子:“……”

    心塞到爆炸,好吧,她瞎说。

    可是想了想,她又很不甘心:“那你在生什么气?”

    靳余生陷入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沈稚子心里的小人即将暴怒,想要揭竿而起的时候,靳余生低声道:“你们以前经常玩这样的游戏吗?”

    “不是啊。”沈稚子心说,要不是因为你在,谁会玩这么过分的局。

    “五十四分之二,二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他顿了顿,“你希望谁抽到黑桃六?”

    沈稚子抓心挠肝,她要怎么跟他解释?

    不会有别人的,那是沈湛的魔术。

    只要他在场,国王就一定是沈湛,沈湛就一定知道他们俩的牌面,一定会把他俩弄到一起。

    不就是个游戏吗,为什么这么在意游戏规则!

    他……

    突然想到什么,沈稚子一愣。

    有个不要脸的想法从心里疯狂地跑出来。

    “靳余生。”她不可思议拽住他的胳膊,“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靳余生眸光一沉,把她的手拿开:“你站好。”

    “……”

    沈稚子乖乖站好。

    “跟我保持距离。”

    “为什么!”生气!

    “外套味道太重了。”

    “我……”沈稚子刚想怼他,恋爱脑灵机一动,突然解读出另一种意思。

    回想他此前种种异常行为,他不会是在……吃醋吧。

    沈稚子觉得自己很异想天开,可这种想法快把她甜爆炸了。攥住心里疯狂的小鹿,她认真地望着他:“沈湛是我哥。”

    靳余生眼底微动,但什么都没说。

    一秒,两秒。

    沈稚子心塞塞,为什么啊,为什么连个“嗯”都没有……连“嗯”都没有!

    他不该狂喜吗!不该如释重负吗!不该眼中掀起狂澜吗!

    她忍不住:“你都不意外吗?”

    不惊喜吗?不开心吗?

    舌尖抵住上颚,靳余生微微眯眼:“在我家,亲兄妹也要避嫌。”

    “那是你家太封建了!”

    沈稚子好想甩他一耳光让他清醒一下,大清亡了很多年了好吗!

    “而且,”他想了想,“你们住在一起,同一个帐篷。”

    又不是同一个睡袋!

    沈稚子要疯了,气急败坏:“可我不跟他住还能去哪,我睡你帐篷里吗?”

    靳余生的身形顿了一下。

    表情很认真,像是在沉思。

    半晌,他一本正经地说:“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靳余生同学今天的日记:

    她才十六岁。

    我真是个禽兽。

    【狗逼作者OS:不方不方,我也是禽兽TUT

    ========

    1)国王游戏好像有很多种玩法,我写的是我玩儿过的那个版本,嘤嘤嘤。

    2)“一切中央的中央……和平与宁静照亮。”--里尔克《荣光里的佛》。

    (小声逼逼,基友说我能把任何一首正经的诗,都解读出奇怪的意思……

    那能怎么办!我还是想上他!TUT)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