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章 爱答不理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少年下手快且狠。

    沈稚子几乎来不及看清,靳余生两步向前腿朝旁扫,手肘重击对方的背脊,已经将他掀翻在地。

    手法干脆利落,掌风迅疾,男人吃痛地半跪到地上,被死死钳制住。

    这儿闹出不小的动静,聚来一圈围观的人。

    姑娘们压低声音红着脸叽叽喳喳,沈稚子睁圆眼,许久,迟缓地咽咽嗓子。

    这跟她想象中,好欺负的书生人设……不太一样啊。

    不过……

    她看着靳余生按住闹事的人,将他交给赶来的安保。

    又觉得那张无欲无求的脸……

    让人非常地……

    想亲。

    她控制不住地亮起星星眼。

    前台经理匆匆赶到,先向沈稚子到了个歉:“不好意思,给您带来不愉快了,我送您一些游戏币作为补偿吧。”

    说着,就要去开抽屉。

    沈稚子赶紧谢绝:“不用不用,我不玩了。”

    说完,偷偷去看靳余生的反应。

    少年身形颀长,额角带着薄汗。他掏出手机回了条消息,下巴被屏幕映亮一小块,手指修长漂亮。

    沈稚子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开口。

    不甘心,她眼巴巴看着他,又说了一遍:“我……我走了?”

    靳余生垂着眼,长久地沉默。直到沈稚子觉得海枯石烂他再也不会开口而她再站下去就会变成一座望夫石,她气急败坏地转身,揪紧背包带。

    妈的,走就走。

    现在对她爱答不理,迟早让他跪下来求她。

    目光在电玩城里扫视一圈,也不知道沈湛去哪儿了。

    肯定撩小姐姐撩得忘了来找她。

    ……啊啊啊,越想越生气!

    沈稚子气成一只河豚。

    愤怒地走到门口,感应式的玻璃门哗啦打开,机械的女音喜气洋洋:“感谢您的光临,xx电玩城欢迎您下次再……”

    沈稚子恶向胆边生,仰起头破口大骂:“什么破电玩城!老子再也不……”

    抬起眼,她一愣。

    玻璃门的倒影里,她身后站着一道沉默的人影。

    少年身姿如松,两只手插在口袋里,默不作声地立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像只忠诚的背后灵。

    沈稚子一瞬间偃旗息鼓:“……不骂你了。”

    他跟着她走了一路……

    沈稚子突然乐了。

    猛地转过身,她几步跳到他身边,故意仰起小脸:“你跟着我做什么?”

    靳余生有些意外,下意识地退后半步。

    都到门口了,没料到她会突然转过来。

    女生白皙的皮肤被灯光照亮,眼睛深处亮晶晶,像在期待什么不得了的答案。

    靳余生突然感到不知所措。

    他顿了顿,移开视线:“……送你出门。”

    “都到门口了。”沈稚子从善如流,“送佛送到西,不如顺路也送我下楼吧。”

    四舍五入,她可以当做,靳余生是送她回了一次家。

    靳余生送她回家啊……

    沈稚子眯着眼想,她可以回味半年。

    “……”

    见他微微皱起眉,她赶紧补充:“你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万一回去的路上再遇到坏人多不好,你肯定也不会放心的啊,像刚才……”

    说着,无意识地向前倾身,抬手碰了碰他的手臂。

    酥麻的触感,过电一样。

    一触即离,靳余生连忙退后一步,避开她的手:“以后不要一个人来电玩城。”

    说完又觉得不对,她确实不是一个人来的。

    靳余生眼底布上一层阴郁。

    沈稚子微怔,读错了他的意思。

    她有些无措,不知道自己哪里这么招人讨厌。

    “你……你手臂好像青了一块。”

    估计是刚刚不小心被打到了。

    她茫然地低下头,视线落到他的小臂上,结结巴巴地提醒他,“我……我帮你吹吹吧。”

    说着,还真的垂下脑袋,打算吹。

    额前几根头发扫过手臂,勾得他心里也痒痒的。

    “……”

    靳余生无可奈何,叹口气,把手臂抽回来:“沈稚子。”

    沈稚子委屈巴巴地点点头:“嗯。”

    “早点回去,别让家里人担心。”

    她低着头,从他的角度望过去,能看到发顶。她的头发不算长,可是黑而软,随意地落在肩膀上,蓬松得像某种小动物的毛,让人想放在怀里揉一揉。

    喉结微微滚动一下。

    他犹豫一阵,试探着将手抬起来,像是想到什么,又飞快地收回去。

    ……还是算了。

    舌尖抵住上颚,靳余生叹息:“听话。”

    沈稚子张了张嘴,来不及拦。

    他已经转身消失在了光影里。

    ***

    沈稚子很悲伤。

    她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动,一个男人坚硬的心。

    偏偏沈湛收获颇丰,一上车就开始跟刚刚要到联系方式的小姐姐聊骚,狭小的空间里一时间充满了“亲爱的么么啾”,气得她想把沈湛连人带手机扔出去。

    “稍安勿躁。”沈湛注意到堂妹嫉妒的眼神,主动安慰她,“你的真爱也已经在路上了,万事不可操之过急,你等等他。”

    屁。

    她的真爱,一个小时前还在跟她说,别去他兼职的地方找他。

    他就是不想看见她。

    他讨厌她。

    沈稚子郁闷地捧着自己脸,疯狂地想念靳余生的脸。

    想着想着,平白想出一股……内疚。

    不管怎么说,是她害他被打了。

    想起他手臂上的淤青,她沮丧地小声嘟囔,“其实我未必就打不过那个人……”

    而且离开电玩城的时候,她还分分明明地看见,前台经理在招手召他回去。

    这种兼职,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开除或者被扣奖金……

    如果他被开除了,她就让商城的老板开了那家游戏厅的老板……不对,除了这个,她还泼他水来着。

    沈稚子心烦意乱。

    垂下眼皮,她踢踢满面桃花的沈湛:“那个。”

    “嗯?”

    “你……”她犹豫了一下,“你会喜欢上一个第一次见面,就泼你一身水的女生吗?”

    “……”

    “还往你座位上涂了强力胶?”

    “……”

    “还,还害你被打了,并且有可能失去工作?”

    沈湛纳罕:“我是神经病?我为什么要喜欢这种女生?”

    沈稚子差点儿哭出来。

    靳余生果然讨厌她!

    可是——

    她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红着眼眶指责沈湛:“可那些原本是给你准备的!我没有针对他!”

    路遇红灯,司机一个急刹车,沈湛的脸噗地一声栽进爆米花桶。

    沈湛:“……滚你妈。”

    ***

    度过这个惶惑孤独的周末,沈稚子提前返校搬书。

    明里附中是省重点,校风却很自由。学校鼓励学生自己安排空余的时间,把教学楼顶层一整层楼都开放成了自习室。

    所以偶尔遇到考试占用教室、教室里书太多放不下,大家就会把书箱搬到自习室,事后再搬回去。

    沈稚子去得早,顶楼这会儿还没什么人,地板上映着夕阳的残影,沉寂一片。

    哼着歌把钥匙插进门,拧一圈,她脚步一顿。

    ……门没锁?

    没锁为什么还要关门!营造这种锁了门的假象!

    她在心里疯狂咆哮,刚想踹开门看看谁在里面鬼鬼祟祟,脑子突然叮地一声。

    等等。

    顶楼一般没老师上来,那会躲在这儿的,应该不是小情侣,就是小情侣吧。

    眼睛一眯,她偷偷躬下身,开始兴奋唧唧地苍蝇搓手手。

    嘻嘻嘻,让她来看看,是哪对小野鸳鸯在自习室里这么刺激——

    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一条缝,流窜在地板上的夕阳流光四溢,跳跃着照进眼睛里。

    日暮西沉,倦鸟在空中连成线,赤红的光线把天空晕染开,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顷洒到少年身上。

    他坐在窗边,阳光一分一毫地勾勒过侧影,描摹出他眉骨的曲线。

    好像踏错时空的贵公子。

    沈稚子几乎忘记呼吸。

    可视线稍稍偏移,他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女生穿着显大的校服,短发乖巧地留到下巴,大眼睛扑闪扑闪,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沈稚子皱皱眉头。

    上次去找他要联系方式的,好像也是这个女生。

    女生倒着坐在座位上,双手捧着脸,不知道盯着靳余生看了多久,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良久,她轻轻咳嗽一声:“靳余生。”

    没有回应。

    “我……”女生有些不好意思,自顾自地低着头娇羞,“我的书有点儿多,等会儿可以拜托你帮我搬一下书箱吗?”

    靳余生还是没有说话。

    可沈稚子先炸了。

    天呐,枉她还在专心致志地,一本正经地,为欺负了靳余生而感到愧疚!

    他却在这里背着她,摆弄自己的美色!给别的女人看!

    嘭地一声,沈稚子怒气冲冲地踹开门。

    晚风穿堂而过,靳余生抬头看过来。

    沈稚子目不斜视,看也不看他一眼,端起巨大的书箱,转身就走。

    靳余生:“……”

    许时萱一脸期待,还在等他的回复。

    靳余生没有说话,目光跟着沈稚子走。他看着她一脸愤怒地抱着书箱蹭蹭跑远,直至消失在视线尽头,才慢慢把目光落回来。

    半晌,他问:“你的书,比她还要多吗?”

    她那个箱子,看起来超级沉的样子。

    可她一个人拿起来就跑了。

    ……为什么不找他帮忙。

    他有点不开心。

    许时萱愣了愣,她的书,和沈稚子有什么关系?

    于是靳余生又问:“为什么她可以,你不可以?”

    许时萱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在说,为什么你不能自己搬。

    她涨红脸:“因为……因为我力气比较小……”

    靳余生眼一弯,嘴角微微勾起来。

    许时萱的心漏跳一拍。

    映着夕阳与和风,少年笑起来,好看得不食人间烟火。

    可他眼中光芒流转,笑意难以抵达眼底,连笑脸都是冷的。

    因为下一刻,他便漫不经心地问——

    “为什么只有你,这么弱?”

    ***

    许时萱哭着跑了。

    自习室里恢复寂静,又只剩他一个人。

    夕阳光晕游移,白色的窗帘被风带着,一起一落。

    靳余生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

    许久,他的舌尖缓慢地抵住上颚,不受控制地,回忆起刚刚沈稚子的表情。

    ……她好像生气了。

    为什么。

    是不是因为那天在电玩城,他没有把那个玩偶抓出来,送给她。

    他记得,那天她在机器前面站了好久,拿着一盒游戏币,却一个娃娃都没有抓。

    靳余生想了半天,若有所思。

    他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好像,撞破了她的一个秘密。

    原来她……不会用抓娃娃机。

    作者有话要说:  靳余生同学的日记:

    她脾气很坏。

    不会抓娃娃,竟然生我的气。

    可我有点儿后悔。

    早知道就把那些丑陋的娃娃,全都抓出来送给她。

    ====

    我今天零点前更了!!

    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大佬们晚安!mua~~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