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章 她那桶水

南书百城Ctrl+D 收藏本站

    初秋,阳光稀薄。

    沈稚子在盛苒的帮助下,摇摇晃晃地,将一桶水放到打开四十五度的教室门上。

    盛苒扶稳课桌,投来担忧的目光:“你这玩意儿靠谱吗?会不会砸到别人?”

    这会儿午休还没结束,教室里没什么人,光影游移,一片寂静。

    沈稚子想了想:“不行,不解气,去给我拿罐墨水来。”

    见她面色犹豫,她干净利落跳下地:“算了,我去。你在这儿看着,别让别人碰到门。”

    “要不算了吧。”盛苒眼疾手快,拉住她,“都那么多年了,沈湛好歹是你堂哥,你再给人砸出个好歹?”

    沈稚子收回手,神情严肃:“盛苒。”

    “哎。”

    “复习一遍,沈湛当年是怎么对待我的?”

    “……”

    盛苒翻个白眼。

    能怎么对她?她走到哪都横成这样,谁不是好吃好喝地供着她,把她宠成爷。

    不就是小时候有一年,她一个人跑到临市姑姑家玩,被比她大三个月的堂哥沈湛抢了东西吗。

    果然仙女都不需要良心,也真是承蒙她,能耿耿于怀地记恨到现在。

    盛苒不再辩驳:“行吧你去,反正砸傻了也是你亲堂哥。”

    沈稚子步下生风,进办公室。

    班主任老陈没在,墨水瓶底下压了张入学申请,落款字迹明晰,写着沈湛的名字。

    就只是看着这么两个字,她也觉得火大。

    憋一口气,她揪住纸和墨水就往外跑。

    走廊外天光明朗,她垂着头一路狂奔,跨过拐角,一个人影正往楼上走,好死不死,她正正地撞上去。

    少年端着浅棕色纸箱,手腕一歪,箱子里的文件就雪花一样零零散散地飞了过去,然后漫天盖地坠落下来。

    满目飞扬的纸张里,装墨水的小玻璃瓶砸上他的鼻梁,然后一路向下滚,拖着瓶子里的蓝黑色墨水,在他校服外套的前襟蜿蜒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痕迹。

    一滴,两滴。

    沈稚子目光向下扫,看见滴落在文件上的鼻血,短暂地愣了一下,赶紧抬起眼。

    第一反应是……

    好高啊槽。

    沈家基因好,她个子不算矮,一米六八的个头,放在女生里怎么也是睥睨众生的大长腿。可是这个人……

    她咬咬牙,屈辱地仰起头。

    两个人距离很近,男生微微垂着眼,鼻梁高挺,五官分明,下颚的线条流畅干净,薄唇抿成一条线。

    眼睛是偏深的琥珀色,阳光落进去时,像照入一池落着星星的湖水。

    只是目光无波无澜,他安静地望着她,表情近乎淡漠。

    人……人间美色。

    沈稚子情不自禁,咽咽嗓子。

    对视两秒,男生若有所觉,抬起手,不怎么在意地摸摸鼻子。

    ……掌心一片红。

    “那个……”她终于回过神,“我,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不用。”

    声音低沉,清冷平稳。

    说着,他草草地把地上的文件拢到一起,随意地收进箱子。

    躬身的时候,又有几滴血落下来。

    “没事的,我顺路。”沈稚子绕到他面前,故意夸大事实,“你看你的脸都抹花了,不想让我带你去洗一洗吗?”

    她就差没有嚎了,爷我这么美!你为什么不看我……你看看我!看我!

    静默两秒,他停住脚步。

    映着明亮的天光,他折过身。半晌,投给她淡漠的一瞥:“不想。”

    ***

    被拒绝了。

    沈稚子有点儿蒙。

    她,明里附中叱咤风云的沈三爷。

    ……被一个视高一米九的巨人怪拒绝了!

    回到教室,她心绪不宁,翻来覆去地叹气:“唉……”

    午休时间结束,陆陆续续地,有同学走进来。盛苒靠在门口,把想要走前门的人都赶去后门,避免水桶伤及无辜。

    她抱着手,第三次听见沈稚子叹气。

    “唉……”

    盛苒眼皮微动:“你的良心是不是正在隐隐作痛?”

    “不是。”沈稚子舔舔嘴唇,“我刚刚从办公室回来,看见一个小帅哥。”

    “……”

    沈稚子拍桌子:“太他娘的太帅了。”

    “而且你知道吗,他一看见我,就激动得流鼻血了。”

    “……”

    “他肯定暗恋我很久了,一直不敢跟我讲,好不容易今天见到了,激动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揪揪自己的头发,忧伤地道,“唉,压抑了自己那么久,真可怜。”

    “所以你这副发/春的样子,是在陶醉什么?”

    “他被我撞伤时,流下来的鼻血呀。”沈稚子理直气壮,“你别不信,他连鼻血的形状都比别人好看。”

    “……你变态吗。”

    盛苒受不了了,探着头往外看:“上课铃都打过一道了,老陈怎么还不来?”

    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沈稚子早早就收到消息,沈湛是上午的航班,中午到达明里市。

    所以按照老陈的习惯,他一定会在下午的第一节课,就向大家介绍新同学。

    “来了来了,你快坐回去。”下一秒,盛苒飞快地从门缝里缩回脑袋,把沈稚子推回座位,“卧槽,你堂哥个子好高啊,老陈那种西北大汉,站在他身边矮得跟个小姑娘似的。”

    沈湛很高么?

    沈稚子没有印象了,上次见她那位不学无术的堂哥,已经是在她好小好小的时候了。

    教室后门大敞着,她盯着前门上的那桶水,在心里默不作声地数秒数。

    六,五……

    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后门,那里不急不缓地走过两道人影。

    沈稚子一愣,迅速转过头,两个人已经走了过去。

    盛苒的手在桌上敲:“三,二……”

    电光火石,沈稚子突然反应过来,拍案而起:“等一……”

    “下”字还未脱口,几乎是她开口的同时,教室前门被人一推。

    啪啦一声,一桶水轰然而下。

    他下意识闭上眼。

    十月初秋,风中暑气尽消,带着丝丝缕缕的凉。

    阳光混着草木香气,少年立在一片晃眼的光芒里,头发和上衣尽湿,柔软地贴在额角两鬓,顺着发梢滴滴答答朝下渗水。

    水迹沿着脖颈向下蜿蜒,在他蓝白相间的校服上,留下一块又一块灰暗的几何状印记。

    他重新睁开眼时,睫毛上都挂着水珠,发梢流下的水一滴一滴地向下滚,顺着喉结落进胸膛。校服外套没有拉拉链,白色T恤下的弧线隐隐约约,随着呼吸起伏。

    班上的同学们一时之间安静如鸡。

    沈稚子平日骄纵惯了,但不怎么惹事,也从不殃及无辜。你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招惹你。

    原本见她那么大张旗鼓地放了一桶水,还以为她要对付谁。

    结果是个陌生的小帅哥。

    不过,重点是……

    沈稚子也愣在原地。

    他这被水浇湿之后,为什么……

    这么……

    色气啊!

    老陈气急败坏:“沈稚子!又是你干的好事!”

    这个季节凉飕飕,他穿得又不多,还全被淋湿了。

    沈稚子也心疼坏了,不服气:“他是新同学,你为什么不走在前面给他开路啊!”

    老陈一时被噎住,脸上表情变化万千,最终把脸都涨红了:“写检讨!没有三千字别回来上学!”

    不待回应,他回头就挂上一副笑脸:“这个……靳同学,实在是不好意思,你看这都是被我给惯坏了,一天到晚跟群猴儿似的也没个正型……”

    话里话外,一点儿不好意思的意味都没有。

    “没关系。”不承想,却是男生先开了口。

    声音意外地好听,像瓷锥击打在编钟上的回响,低沉内敛,如珠玉落盘。

    顿了顿,他说,“这样的见面礼很特别,我会记住的。”

    班主任的脸一垮,这意思是,这一页没这么容易揭过去了。

    “我叫靳余生。”话语微停,少年折身走上讲台,拿起粉笔,笃笃几声写下名字。

    他的身上湿漉漉,写字仿佛也带着水汽。手写笔迹稳重大方,看起来大气而克制。

    写完之后,他转过来,朝着全班同学微微颔首:“初次见面。”

    淡漠的目光跨过整间教室,与沈稚子的眼神撞到一起。

    眼瞳深不见底,杀机四起。

    沈稚子强撑起笑脸,心虚地对他笑笑。

    心里已经开始呼天唤地地想掐死人。

    所以到底是哪个傻逼告诉她,沈湛今天来的?

    她那桶水……浇错人了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仙女们春天快乐 ^ ^

    谢谢之前投雷的小可爱27541503呀,吧唧一口。

    ==

    新文求预收,点进作者专栏就能看到啦^ ^

    《这届总裁不行啊》文案:

    南姜看上了一家民宿的阁楼,满怀期待地赶到地方,却被告知二层有人长住,不对外开放。

    她悲愤地在评论里写:小破景区要网没网,要房间没房间,别来!

    却在打算下山的时候,遇到了二层那位“长住”的客人。

    她舔舔嘴唇,把评论改成了:这家民宿里,住着神仙。

    *

    后来她发现,她遇到的神仙,就是传说中那位行踪飘忽、身价不菲的风投大佬。

    南姜看看他的轮椅,再看看自己的腿。

    又忧愁地把评论改成了:唉,地方好是好,就是这届总裁……好像不太行啊。

    竟然不能人道:)

    [脑子里有洞的美食评论 试睡员 x 话比头发少的轮椅上的风投大佬]

    *“山川湖海,不及你眉眼俊秀。”

    *绿野仙踪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接档,夏天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